办事指南

中共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难治 图

点击量:   时间:2019-08-15 05:16:01

资料图片:夕阳中的北京人民大会堂(AFP)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讨中国刑案羁押率偏高和嫌疑犯被羁押时间过长的顽疾,并为此出台所谓“预防纠正”工作规定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八月五号星期三采访的两名律师均表示,中国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问题在现有中国政治制度下不可能有所好转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正视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这一顽疾,并为此出台“预防纠正”的工作规定,在北京律师李静林看来并不可能解决问题 “因为当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一开完就有人引用官方媒体对会议内容的解读解读说中国要按党的想法治国,不是按照法律本身治国比较起来,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这又算什么问题” 李律师认为,最近几年中国法制处于不断恶化的状态之中目前在美国进行访问研究的中国法律学者和律师滕彪博士星期三也表示,最高检针对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问题出台的工作规定,他本人并不认为会起到“预防纠正”的效果 “因为以前中国也有过清理超期羁押的行动那时的情况更加严重,有的嫌疑犯被关押了18年还没有开庭,没有审判,很多嫌疑犯被羁押十多年仍然没有任何结果此外,中国的取保候审率太低,许多符合条件的也不允许取保候审这种情况与整个中国刑事诉讼的目的有关整个中国刑事诉讼的目不是保障人权,而是强调打击犯罪一言以蔽之,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是中国司法制度的大环境造成的” 中共很多东西规定的都很好,政府说出来的话很多听上去绝对掷地有声例如,《人民日报》载文说,“让律师说话,给法律尊严”,但自7月9号晚上以来中国政府对维权律师和公民进行大规模的打压,至少265名律师、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以及人权捍卫者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和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李律师表示,无论怎么规定,在中国问题的关键是政府的权力行使是随意的 “政府手中的权力想行使就行使,不行使民众无可奈何规定无论好坏,行使与否政府说了算” 不过,滕彪认为,即使中国政府或政府控制下的司法部门想解决诸如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的问题也解决不了,因为司法制度没有独立,司法制度没有改变 “从目前来看,执政党没有任何意愿想改变目前的司法制度要想有一个基本公正的司法制度,人权由此得以保障,司法必须独立,三权必须分立然而,司法独立和司法改革牵扯整个政治体制的改革,中共并不打算这么做中共已经明确表示要维持一党统治,党对司法的绝对控制” 最高检此次解决超期羁押和久押不决问题的《工作规定》说,超期羁押超过三个月和羁押期限超过五年的久押不决案件,将由省级检察院负责督办;超期羁押超过六个月和羁押期限超过八年的久押不决案件,将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直接督办,督办将指定专人负责然而,如果领导检察院的党和政府不允许检察院作为,《工作规定》不就又成了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