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维权律师余文生深夜被带走 李和平妻被警强行传唤下落未明 组图

点击量:   时间:2019-08-15 11:14:01

2015年8月6日深夜,一直追查王宇下落的余文生律师,也遭到警察上门骚扰(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推特) 中共当局再抓捕一名维权律师,曾以个人名义控告公安部违法抓捕律师王宇的北京律师余文生,周四(6日)深夜11时左右被警察传唤带走,警察入屋时余文生被撞倒在地,不知是否受伤公开为丈夫呼吁的李和平妻子,周四(6日)早上遭警察上门强行传唤,至截稿前未有最新消息另外已得悉失踪近1个月的王宇律师,目前被监视居住 大陆权利运动网消息,十多名警察及便衣深夜入到余文生家中搜查,并将其太太及孩子赶到屋后,近午夜时,警察将余文生及他的电脑和U盘等带走 余文生太太透过社交网站向外求援,表示需要维权律师帮忙,指“它们要想抓人,随时可以抓任何人,我们这个家庭将和它们死拼!” 本台周五(7日)凌晨致电余文生太太,但电话未能接通,而余文生哥哥则表示,他对弟弟被抓一事不知情,正向家人了解情况 余文生在警察未入屋前,曾对本台记者表示,“如果他们想要抓的话那就抓,也会唤醒很多人知道他们的行为” 一直关注王宇及多名律师被抓事件的余文生曾说,王宇现在很多信息都不知道,他认为下一步的法律行动,是申请行政覆议 大陆当局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已逐步延伸至其家属公开为丈夫呼吁的李和平妻子,周四(6日)早上遭警察上门强行传唤,至截稿前未有最新消息另外已得悉失踪近1个月的王宇律师,目前被监视居住(文宇晴报道) 为丈夫李和平律师公开呼吁的王峭岭,周四上午遭十多名警察上门传唤王峭岭拒绝开门,双方一直僵持 本台多次致电王峭岭的手机,其中一个一直处于通话状态,另一个手机在接通不久后,就突然被挂断 有网友在网上公开王峭岭发出的信息,指早上约11时有警察敲门,说是北京市公安局配合天津市警方,来依法行政传唤当时王峭岭要求对方出示手续文件,但门缝递不进来于是王峭岭要求对方到阳台,把文件放进袋子里,再由她用绳子拉回室内不过也遭到警察拒绝,强烈要求王峭岭开门让他们进入 一直寻找李和平下落的代表律师蔡瑛对本台反映,相信是王峭岭公开呼吁而惹来当局传唤 蔡瑛说:她跟我联系,说受到骚扰和威胁还有什么事就是因为在微博、微信写了些东西公开吧,绝对是说了一些话,令当局对她比较恼怒王女士现在还没有律师去帮助,作为律师的话也没有很多办法,不按法律走的话,都没有办法 李和平律师被带走失去联络接近一个月,同样任职律师的胞弟李春富上周六(1日)被警察带走后也与外界失去联系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本周一启动法律师程序,起诉9家媒体机构侵权,并公开就媒体对丈夫污蔑性的文章内容进行道歉要求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在7天内决定是否立案 北京律师余文生对记者说,他也在社交平台上收到王峭岭的信息,但及后已再没有了新的消息,估计亦已被警察强行带走同一天,余律师也被数名警察到其寓所骚扰 余文生律师又说,他向天津市公安局要求公开王宇律师信息快一周,周四终收到对方回覆拒绝 余文生说:我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只能定性为骚扰,而且国保还给我妻子打电话具体对我做什么不清楚,我朋友说为我安排临时居住,我觉得没有必要如果他们想要抓的话那就抓,也会唤醒很多人知道他们的行为王宇律师现在很多信息都不知道,我觉得下一步的法律行动,是申请行政复议 继续追寻王宇律师下落的代表律师文东海和李昱函,周三(5日)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区分局了解时,警察告知王宇已被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但拒绝透露关押地点 文东海对粤语组说,目前当局不按法律程序办事,因而律师都很被动﹐无法介入协助 文东海说:现在公开的罪名是寻衅滋事,但是他们认为有可能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罪,所以不能会见至于危害国家安全的方式和罪名,他们也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其实接这个案件,我感到很尴尬,作为律师我很难给予更多的帮助,做不到像这种案件的话,已经不是走正常的法律程序了 至于与王宇律师同一律师事务所,也已失踪接近1个月的王全章律师,目前仍然没有消息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消息,指王全璋律师在北京的住处,周三(5日)被公安搜查当时,王全璋律师的家人并不在北京 翌日,王全章妻子在网上发公开信,指王全章正直善良、爱妻爱子、责任感极强的好律师、好丈夫王全章妻子形容,作为人权律师的妻子,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著丈夫的安全,希望能换个职业,或者是只做经济案子但王全章却回答“我不做,大家都不做,需要帮助的人怎么办我是依法维护当事人权利,如若有事,勇敢面对” 王全章妻子称,这些年来已被王全章打动,强调会照顾好孩子,安抚好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