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政法真很黑 证人竟在法庭被“依法”拘捕 图

点击量:   时间:2018-01-03 12:13:23

林振拿着吴川市人民医院的鉴定书,他的右耳现在要使用助听器   本报讯 广东商人林辉去年9月在云南购买了130万元废铜,被云南天保海关缉私分局(以下统称天保海关)扣押,其雇员赖杰聪、赖上玉和其弟林振先后被拘押林辉本人上了网上追逃名单今年2月,林氏兄弟将天保海关告上法庭4月1 日,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审理此案庭审刚开始,原告的证人被被告天保海关“依法”逮捕 起因赴云南买废铜货物被扣押   2009年7月,湛江吴川人林辉从同乡处得知,从云南河口县废品收购站能买到废铜同乡给他介绍了一个叫“六哥”的人,后者保证废铜并非走私,并说当地公安局可出具放行证   9月8日,在云南河口瑶族自治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签发《废旧金属物品准运证》后,林辉向“六哥”支付130万元,购买了30多吨废铜   林振回忆,当晚,哥哥让其带上雇员赖上玉(47岁)、赖杰聪(19岁)去河口橡胶厂接货货物过秤后,林振和赖上玉离开河口,由赖杰聪押车回广州赖杰聪证实,次日上午11时,货车行至文山自治州平坝境内时,被云南天保海关缉私分局贾林刚和李树光等6人拦截,后者以检查枪支弹药为由扣押货物,并没收了准运证   贾、李诸人将货车押往天保海关,贾安排一名警员将赖杰聪拘押一晚9月10日上午8时许,贾林刚审讯赖杰聪在提交给法庭的证词中,赖杰聪说:“他硬要我指认货物是走私的,如果不承认‘想揽事上身’就要判我坐十几年牢”赖杰聪回忆,从9月9日开始,天保海关将其拘押到10月24日,期间有两日两夜被人轮流看守,不许睡觉贾林刚曾对他说“我就一脚踢死你,也都无人知道”   拘押雇员指证被押时遭“晒太阳”   9月13日18时许,天保海关在河口国际公寓将赖上玉拘押带回天保海关在证词中,赖上玉说:“从13日到18日,我被轮流看守,不能睡觉”“13日22时,李树光和另一警官提审我,李树光抬起脚对我说‘赖上玉,信不信我一脚踢死你’过了几分钟,他让我跪下,我说我死也不向你下跪”   赖上玉指证,14日中午,李树光再次提审他:“赖上玉,你信不信我把你拉出去铐上篮球柱晒太阳”之后,“李树光说到做到,真的把我铐在篮球架下晒太阳”记者昨日从当地气象局了解到,天保海关所在地文山州麻栗坡县去年9月14日为晴天,室外最高温度31摄氏度,路面温度超过50摄氏度证词里,赖上玉回忆:约1个小时后,回到办公室“这时,贾林刚摸着腰间的手枪说‘赖上玉,到时候我给你一颗花生米吃,死了都不当一回事’当时我吓得胆战心惊”   赖上玉指证,9月19日,贾、李等5人将其押往河口装车的地方路上一警官对他说:“我们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如果你不说,我就把你放下车一枪打死,再说你逃跑的”警方除带他去装车处指认外,还带他去一个“我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指认、拍照   10月24日,赖上玉在被拘押42天后获释放   审讯“这里不是广东,这里是云南”   天保海关在提交法庭的答辩状中称,2009年11月11日,天保分局依法对林振执行刑事拘留,12月10日对林振变更刑事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现仍处于取保期间;案发后林辉一直负案在逃,天保分局11月10日对其办理网上追逃   林振在申诉书中称,11月10日下午,贾林刚与另一曹姓警员将其从湛江吴川家中拘押,于次日上午带到天保海关期间两日三夜,“被轮流看守,不能睡觉”   林振申诉,11月10日上午,一个警员扭着他的耳朵说:“你要好好说清楚,不要以为这里是广东,这里是云南”说完,该警员对准其面部狠击一拳李树光见状站起来,示意他不要再打   当天下午,“贾林刚对我拳打脚踢,又朝我面部猛力连续打了四掌,震得我头晕眼花,痛疼剧烈”林振回忆,“当晚,我的右耳已失去知觉,右腿上留下深深一道伤痕”   林振回忆,13日18时许,贾林刚和李树光二人将其从天保海关押往马关县看守所在进仓前,贾林刚禁止其对外说出受虐经历12月1日,林振被押往河口橡胶厂指认,并带往“一个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指认、拍照”   12月10日,林振在被拘押31天后,被“取保候审”林振对记者说,今年2月13日下午,林家人正准备吃年夜饭时,天保海关和吴川警方十几人包围他们在吴川的老家,但没能找到林辉   证人被拘经过   原告证人家属:他们没有出示证件拿张纸晃一下   今年2月10日上午9时,林氏兄弟及其代理人在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天保海关告上法庭要求被告赔偿原告一切损失,返还查扣货物,并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原告代理人何律师说:“首次开庭进行举证,被告的证据是林振、赖上玉和赖杰聪等人指着一条河的照片和那堆废铜的照片”   4月1日上午9时,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审理此案天保海关一位曹姓干警和其代理人出现在被告席记者旁听了全过程开庭前,赖上玉、赖杰聪作为原告证人出现在行政庭第11庭走廊   刚刚开庭,原告亲属通知原告代理人,赖上玉被人抓走了,原告代理人追问审判长,审判长说:“这事庭后再说吧”被告席上曹姓干警说:“不用问了,已被我们依法拘捕!”   法庭调查开始后,原告代理人提交了另一证人的书面证言,证明林振获释后右耳耳聋审判长要求被告提供认定原告有罪的确凿证据,但被告没能提供新证据,以“本案正在侦查”为由回应   原告代理人要求被告出具证据时,被告代理人说:“要证据请去天保海关缉私局查”针对原告代理人的约78万元赔偿要求和返还扣押货物,被告代理人以“去云南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答复休庭后,审判长建议双方协商解决,“受害方的赔偿问题,你们可以协商一下”但被告予以拒绝   法庭的走廊里,赖上玉家属说:“他们没有出示证件,拿一张纸在老赖面前晃一下,就把他强行押走了”   争论焦点   河口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的准运证是否有效林辉购买废铜的行为是否合法   被告代理人在二页的《答辩状》中声称:原告所谓合法证明的“废旧金属物品准运证”,经侦查,该准运证系河口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违规开具记者注意到,被告没有具体说明公安局治安大队因何违规   原告代理人在七页的《代理人意见》中认为:依据《云南省废旧金属收购治安管理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原告行为合法;依据该条例第四条第一款,可以认定“废旧金属物品准运证”有效原告代理意见同时指出,该准运证明是该治安大队大队长吕跃林批准开具的,该证明格式固定,且是第297号,说明已开具296个相同格式内容的证明   在没有犯罪证据证明原告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海关应用“行政行为”还是“刑事侦查手段”处理这将决定由广东的法庭还是云南的法庭来审理此案   被告《答辩状》中声称:(原告)所提“行政诉讼”违反我国法律规定原告的四项诉讼请求所涉争议事项属于天保分局依据《刑事诉讼法》的刑事侦查行为,故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原告《代理意见》声称,被告在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有罪的情况下,本应采取行政行为审查,但被告滥用行政权力对原告实施错误的刑事强制措施行为,给原告造成了严重的损害   本案是原告合法购买废铜的案件,原告既不是海关的纳税义务人,被告强行管辖、统一审查,在没有犯罪证据的情况下,被告滥用权力将其交由下属缉私局进入刑事侦查程序是错误的   林振受伤,天保海关是否应承担法律责任   被告《答辩状》中声称:从事侦查活动的人员也均是具有合法身份的缉私警察,在侦查活动中严格依法办案,不存在刑讯逼供等违法行为原告所述被刑讯逼供纯属无稽之谈,没有事实根据   原告《代理意见》声称:虽然被告向法庭提交林振去年11月13日的体检表,从内容看,林振足长一项为“260公分”,左膝关节正面有一长4厘米的伤疤,都与事实严重不符就在该表的另一栏中,对原告施暴的警察对结果签署了意见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人,本应该回避这说明该体检表,从程序到内容,均无法采信   原告提供了广东省吴川市人民医院在去年12月5日的体检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