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惊爆王益薄一波秘书 被双规张春江薄熙来铁哥们

点击量:   时间:2018-03-04 13:10:26

去年3月,我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曾讲过,中国目前进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表演时代”,不论是官员的做秀,还是演员的绝技,都令人叹为观止,正因为国民的忍耐,轻信和妄从,使官员和演员融为一体,双双地发家致富,进而引领着整个社会风气,朝着“人格分裂”,“一切向钱看”的方向发展,越变越坏所以,当我们讯问小学生,什么是未来的理想时,他们大部分人的回答很是简单:当演员于是赵本山,“小沈阳”便应运而生 最近,我看到了国内媒体《时代商报》的一篇报道,其称,4月2日下午2时20分,本山集团的私人商务飞机“本山”号,飞抵沈阳桃仙国际机场这标志着,本山集团拥有私人商务飞机的消息,从传言终于变成了现实据悉,“本山号”是“庞巴迪挑战者850”公务机,它整机造价高达3000万美元,约合2亿元人民币,客户可以定制个性化的机舱设施这架飞机平时维护费用价格也不菲,包括飞行员、日常维护和保险等费用,则需要多达500万元人民币而燃料费用大概需要1.5万元/小时我想,只有在中国的“表演时代”里,一个东北地方的“二人转”小品演员,才能于短期之内,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聚敛如此惊人的财富, 并形成了中国商界一景——“赵本山产业”他的小品内容和他的名声以及财富,都是这个病态社会的必然产物 我虽然生长在东北,但不认识本山,吹捧他的记者我却见过很多,也听到了有关他的许多故事,我从来没想过要写他这类的人,所以也不曾核实一些传言的真伪,故我只能讲,他本人的文化素质实在并不太高,如果人们把他表演的小品内容和人物的智慧,品行全部集中于其身,那是天大的误会不过,他的出身很是贫寒,由铁岭时的一贫如洗到现在的富可购机,的确相当不易,但他成功的主要原因,并非仅仅是令人捧腹大笑的演技,而是他正巧赶上了一个只是中国才有的“表演时代”,虚伪的官员们需要他装潢门面,忽悠群众;老百姓对社会的丑恶现象深恶痛绝而又无力改变现实,需要他来泄愤和麻醉;商人们需要他来招商引资,赚更多的钱;孩子们羡慕他的名利双收,轻松致富,想用他点缀梦想因此,他成了每年中国人春晚的“下酒菜”和安眠药,也成了收入最多的演员之一,更成了这个“表演时代”的伟大英雄 我2009年2月4日之前,曾在国内不同的场合见过搞笑的“本山模仿者”,他的数量之多,分布之广,收入之丰厚,令我难以想象,几乎东北各地的所有洗浴中心,桑拿房,都有“二人转”的诙谐而精彩的表演,赵本山成了中国版的卓别林但非常遗憾,它的内容大都是低俗而荒唐的,有的还相当淫秽,当然本山不应当承担这个泛滥成灾的责任,关键是社会风气和各级政府,均在容忍它的存在使其遍地开花它是“金钱至上”,“人格分裂”的“表演时代”的丰厚成果,又是中国扭曲社会的真实写照随着“本山号”的终于空降,又会掀起一股向本山看齐的社会逐金浪潮,而它只能进一步激化社会贫富不均的矛盾,从而加速中国社会的溃败和分化以至动荡 王益,薄熙来父薄一波生前的秘书,阿波罗网配图 我看到了一个善良的人发表的文章,管文德奉劝本山兄:凡事还是要悠着点!他说,本山兄近来不是负面新闻不断吗弃友、欺友……如今还有一位作家指本山兄涉“黑”,称他有黑道背景他大声疾呼:本山兄,要谨慎些啊!我认为这是爱他心切的肺腑之言,但日理万机的本山可能看不到,连他的秘书,经济人也未必能听到这微弱的声音,不过,由于赵本山在大连确有过商务产业,也赚了不少钱,单是接手私企老板徐某离连赴美后的某娱乐城,就曾引起了广泛和热烈的议论猜疑而薄熙来在大连以至辽宁省对他的扶持和关照,则是大连人皆知的不争的事实薄熙来本人就是中国政坛的一个成功的两面派戏子,他喜欢演员赵本山一点也不奇怪,他父亲活着的时候,能呼风唤雨,指鹿为马,本山自然也可以跟着沾光,但本山没看透中南海的风起云涌,薄熙来目前正身陷困局,自顾不暇,王益是他父亲生前的秘书,张春江是他在大连的铁哥们,郭京毅是他的得意部下,而现在这些当年人生舞台上的“表演大师”,无一不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薄熙来如果得势走红,他们的表演怎么会忽然收场呢他们受审时怎么又会如此狼狈假如中纪委深查徐某留下的位于大连的娱乐城,或进一步深挖薄熙来在辽宁的贪腐丑闻,本山及其企业会不会成为一根线上的蚂蚱我不敢下判断,但为本山深为忧虑!其以笑声能否化解党内矛盾和权斗,亦未可知! 张春江,薄熙来铁哥们阿波罗网配图 我想,本山有钱买飞机并不新鲜,牟其中不是当年也用鞋子换过前苏联的飞机吗本山有条件赚钱,又正常缴足了税,买一架飞机玩玩是无可厚非的!但问题是,他买得实在是不合时宜正如上述好心人披露的那样:“本山兄总是喊不“差钱”,现在又正值大西南发生罕见的旱灾,这时候空降“本山号”,实在有点不协调据说,本山兄之所以买飞机,是为了省钱因为每次他出行都要订购民航机票,有时由于客票紧张,曾多次发生迟到、延迟活动的状况;每次出行都是多人陪伴,每年本山传媒公司的机票开销数字惊人;另外,每次乘坐民航客机,本山兄都会被乘客“追星”,搞得老赵每次都无法休息,于是就有购买飞机的打算了 这个理由似乎冠冕堂皇,但它毕竟是一件显眼的大事,它一方面刺激了老百姓敏感的神经,另一方面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是给薄熙来上了眼药,他搞“唱红打黑“,抓文强和黎强,或请画家,作家,海外记者等云集山城,大造舆论,均是为了转移人们对他过去在大连以至辽宁贪腐和恶行的关注视线,他希望人们忘记他的过去而赞扬他现在的精彩表演,但受益于他的赵本山,同样是一个演员,则以购买飞机的不同寻常的举动,又把人们的视线拉了回来:面对这个从辽宁铁岭走出,瞬间致富的表演艺术家,人们会问,他背靠的政坛大树究竟是谁过去是薄熙来,现在是李长春换句话说,在这个官员人人表演的时代里,他找到了哪些官员做为布景,抑或共同表演,演出了惊人的财富和名气也正是生活舞台上的官员和演员精诚合作,炉火纯青,才演出了中国的贫富悬殊的两极分化和社会分配不公如果不是薄熙来这样,说一套做一套的众多的两面派高官的示范和提携,赵本山能一路顺利地走红致富吗本山的确不知道“拔出萝卜带出泥 ”的道理,但2012年中共18大之前的党内权斗,已危及到了本山后面的那些政坛上的“表演大师”,我想,清查他的税务状况的有关部门,可能会在“本山号 ”起飞之时,睁开曾经假寐的亮眼或许本山的隐患就在这里但愿我是杞人忧天 当中国西南的干旱已使山村的孩子们,午餐无法下咽;当北京的沙尘暴模糊了天安门的轮廓,使访民迷失了方向;当甘肃的民办教师开不出薪水,小学生在哭喊;当陕北山区的老汉缴不起住院押金,而在家中等死;以歌颂弱势群体,嘲讽官场黑暗,唤醒社会良知为宗旨的本山,却和有钱的商人一样,加入了炫耀财富,刺痛民心的蠢人行列在我看来,当大多数人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缺吃少穿的时候,如果谁财大气粗,模仿“芙蓉姐姐”,向社会做出显摆的姿态,他就是在挑衅和招灾现在,“本山号”就是这样一个怪物!我们希望本山既是搞笑的高手,又是他所表演的小品中的正面形象,正如讲台上的大讲“三个代表”的高官,我们希望他能诚心诚意地为人民服务,坚定地走进会议文件的字行一样 然而,这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一切都来得太迟了,中国的严重的两极分化已经形成,而政府的税收和二次分配又为虎作伥,善于表演的官员,商人和知识精英已融为一体,使权贵资本主义的自私本质赤裸裸地展示,马克思主义的面纱已经捅破,他们引导着社会向着激愤大部分穷人的方向飞速发展虽然,人在有权有势的时候,往往都会以为得到的一切将是永恒的,并代代相传,但正如“本山号”飞起必须降落一样,生活是一条流动的河床,有开始就有结束,有高潮就有低潮,不论它如何波飞浪卷,风光无限,但我预见的情景或许会在不久的将来无情地出现:假如中国的富人不能真诚地帮助穷人,反倒炫耀过分的不义之财,那么,当社会动荡的机遇突然降临,首先被伤害的只有两个演员,一个是有钱的人,一个是有权的人,我10岁时目睹的文革乱世很可能重演,概言之,毁灭这个社会的不是别人,恰恰是舞台上被鲜花和美酒忽悠了的善于表演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