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武岗被自杀副市长杨宽生检举市委书记信被爆光

点击量:   时间:2017-08-07 11:19:10

被自杀的湖南省武岗市副市长杨宽生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及相关法律法规和党章党纪等有关规定,我们负责地向上级党组织及有关部门检举、揭发湖南省武冈市(县级)市委书记周晓红同志的违法违纪事实 湖南武冈市市委委书记周晓红 1.周晓红同志母亲、岳母去世收礼受贿的情况2005年周晓红同志任武冈市人民政府市长6月下旬,他母亲在他家乡隆回县城因病去世他在办理丧事上与武冈以前的领导不一样,其他领导人红白喜事一般的都悄悄办,有的还特别叮嘱“两办”不许外传,请主要领导把关而他这次不仅没有提出要求,相反基层领导打电话向他请示工作时,他有意无意地透露在家办丧事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几天之内武冈城乡都知道“周市长母亲去世”的消息于是几百台大小车辆,上千人的吊丧队伍,在武冈和隆回之间川流不息送礼的个人,除办公室的几个工人师傅按惯例统一做“人情”外,其他所去之人都单独“封包”送,少的八百、一千元,一般的二千、五千元,多的一万、二万元,有特别事情“求”他的就多点他招商引资来武冈的老板和房地产开发商就“报恩”得更多一些所去吊丧的单位,两百多个一级机构全部到了,三百多个二级机构也大部分去了少的礼金一千、两千,一般的四千、五千,好的单位、想解决问题的单位就更多一些2008 年3月上旬,时任武冈市委书记的周晓红同志的岳母去世,更加热闹,更加风光,前去吊丧做“人情”的单位和个人更多,礼金更厚,“效果”更好具体情况不再多说事后有人悄悄说:“别人家是树倒猢狲散,他家老树倒了挖金一千万” 2.周晓红同志在用人上收礼受贿等情况周晓红同志2002年从武冈市政法委书记升任市委副书记,分管党群人事2003年原政府市长调离,他又抢抓机遇,接任了市委第一副书记、政府市长、大编委主任2006年初又升任武冈市委书记大权在握,独断专行,其他市委领导没有说话的余地其间,他经历了 2002年和2007年两次大的换届,同时,每年对乡镇和市直部办委局还要进行一至两次“微调”(其名微调,其实每次调幅都较大)2002年初试“牛刀 ”,尝到“甜头”,近几年来更是“宏图大展,大刀阔斧”他私下对好友说:他想办的事,没有办不成的事,他想提的人,没有提不上的人2007年换届,他说过市人大、市政协换届就全换“新人”,结果他讲的话真的全部实现了他呈报给邵阳市委拟提拔副团级(实职)的十个人,除一人当政府办主任(后备副团级)外,其余9人全部批准且到岗到位,而其他的县区所报的人员一般是二批一或者三批一至于武冈管理的正、副科级干部,他想提谁不提谁,实在是小菜一碟因此,他现在更“牛”了那么,他用人和提拔干部的标准是什么呢文件上也拟了几条官样文章,但核心是看“活动”的情况和“孝敬”的数量具体的数字不清楚,但经常听到基层干部和老百姓私下议论或传说:xxx想当副局长,花了三万都不起作用…….;还有xxx前年用了10万竞争xx局局长,结果只弄了个党组书记,去年冬季他将自家的老屋卖了,还向亲戚借了钱去“活动”,最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局长现在在武冈的干部队伍中,都知道一个“行情”:股级干部想提拔副局长,一般需要3-5万,好的需要5-7万;乡镇书记想进城当局长,需要5-10万,好的局需要“孝敬”得更多些;在城机关副局长想提拔正局长,其他条件都符合,还需要“考察”一至两年,费用10万左右,好的局需要翻番或者更多正科干部想提拔进市级班子,一般需要30万元左右近几年来,周晓红同志每年都要对年龄偏大得干部进行“清退”,对“不识相”的领导进行动员“转岗”,还美其名说是“工作需要”,对他所提拔的人,说成是“不掬一格,启用人才 ”干部群众敢怒不敢言,只在私下议论说:“腾位子,卖帽子,捞票子” 3.招商引资搞开发的部分情况武冈市近些年来加大了招商引资的力度,这无疑是对的但除了工业线引进的干法水泥和农业线引资的华鹏卤菜、国辉米业、和鑫食品等几家农产品企业外,周晓红同志为主招商引资来的或者是他特别关心和照顾的项目和老板基本上是搞房地产开发或者变相开发的这里只举两个例子:一是他从广州招商引资来的女老板罗丽梅(妹)、罗丽琼(姐),刚来时,周晓红在会上说:广州来的罗老板,经济实力雄厚,帮助武冈办实业,为振兴武冈经济做贡献其实,罗氏两姐妹就是武冈荆竹镇人,十年前在广州卖图书挣了一、两百万,结识了一些朋友,然后在广州召开的“同乡会”上获悉武冈改革和引资的信息,通过与周的联系而来到武冈发展他们起步的第一宗“实业”就是以270万元的价格整体买下武冈市荆竹铺供销社改制的所有房地产产权未经任何投入和改造,仅画了一张图纸,转手一卖,“净挣”300多万元其中偷漏税费100多万元,税务等有关部门正准备起诉和冻封房产,由于周晓红同志出面打招呼,将其“摆平和强压”下去了罗氏姐妹的第二宗“实业”,就是以原有的资本和新赚来的钱再次在武冈市区竟买了转湾供销社富田批发部,然后又通过周晓红多次打电话并组织专门班子,强压农业局和种子公司领导将其与富田批发部相邻的种子公司仓库、职工宿舍、门市部场地低价、低租给“罗老板”,然后又帮助她到省银行贷款几千万元修建了一座宾馆和一个超市罗氏姐妹的第三宗“实业”,就是在武冈粮食企业改制中,与另一起老板肖体云、肖顺良等人合伙竟卖了武冈市的黄金地段“粮食直属库和大米厂国有土地2.57万平方米、国有房屋2.73万平方米的产权”按照挂牌须知的要求,此处只能修建武冈市粮油综合大市场但后来经过老板的“活动 ”,已批准并公布的规划图纸又擅自几次变更,变成地地道道的商品房开发这处房地产的成交价4500万元,罗、肖各占50%的股份,肖方按照招标公告要求及时交清了2250万元,而罗方因没有资金,私下找武冈市土地交易中心主任刘惠平、副主任雷海华暗商,以入干股分红的方式挪用政府“中心资金”2000万元抵交其竟卖款由于土地交易中心有人察觉后直接向邵阳市检察院进行了举报,邵阳检方按照法定程序通过侦查,然后刑事拘留了刘、雷、罗,相继发出了逮捕令并起诉到邵阳市中院罗丽梅被拘、捕后,其姐罗丽琼立马找到周晓红同志周得知情况后急极了,生怕事情败露,非常担心罗丽梅进去后如果“顶”不住会“咬” 出自己于是,他指导罗丽琼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并亲自带领律师多次到邵阳市找领导、托熟人、串后门,千方百计进行活动,最后他终于将这宗已进入审判程序的案子“发回武冈重侦、重审”,到了武冈后就一切好办了……,罗丽梅也被及时“保”出来了罗氏姐妹的第四宗“实业”,就是买下武市委招待所搞房地产开发,因没有资金,周晓红同志就亲自找武冈信用联社主任夏功国同志为其贷款……那么,罗丽梅与周晓红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一般的人都不知道,业内的人只知道他们关系非同一般:A、在粮食直属库这宗房地产中标后不到半小时,罗、肖两起老板一道在断头桥渡假村喝庆贺酒时,罗丽梅就接到周晓红打来的祝贺电话:“……傻妹妹,你为什么将标冲到这么高呢……”B、罗丽梅常与一些好友说:“伴大柱只要伴一棵,找领导只要找一个……”C、近几年罗丽梅每年都要陪周到外地“散散心”…… 二是他从深圳市招商引资进来的武冈籍老板段世辉等人,投资建造云台中学A、当初的市长周晓红同志同意段老板的选址要求,将这所私立学校建造在新市区的中心、四面临街、且六年前就选定为修建新市委、政府的预留地上B、以政府划拨地价格先后给土地270余亩,段只需付土地款900多万元,平均每亩三万多一点而政府从农民手中征收上来的征地费、省市的审批费和土地出让金等加起来就高于这个价格一倍以上C、按照当时双方谈判并达成的协议,此宗土地只能百分之百的用于教育等社会事业但后来他们通过“活动”,竟不知何故就悄悄地变成了百分之三十可以用于商品开发D、段老板拿到这270亩地和这个“特殊政策 ”后,分了两步走,第一步迅速修建了一所“宽敞明亮”的云台中学,并通过周的运作,多次陪省、市有关领导到此“指导视察”,且得到赞许和表扬第二步运用 “特殊政策”搞开发,先是将1500多米长的临街场地修建了400多个商业门面,每个门店挂牌出售价格40多万元,获收益1.6亿元左右;接着又建造了商品住宅楼房19栋,10万余平方米,获收益1.3亿元三年多来,段世辉等人(包括入暗股的)在武冈云台中学项目上共获纯利近2亿元E、整个项目建设按国家有关文件规定应交纳各种税费6000多万元但周等人通过会议拍砖表态,此项目各种税费包含在内全部“打捆”,开发商只交纳120万元包干F、在周晓红等同志的“关心和支持”下,段老板又拿下了“国家森林公园――武冈云山”的旅游经营权 接下来周晓红同志做总结讲话,部署安排下段工作其要点是:一是要按指标和时间进行同步分解,实行倒计时,大家要绝对保证超额完成任务;二是要学会完成文明建设指标的方法,数字如何调,重点是技巧……;三是各乡镇要与市直有关部门紧密配合,市直各部门要尽快到邵阳去“活动”,要通过活动把各个单位在邵阳市各县区的排位搞到前三名来第四,本次确定和分配给各单位的指标如完成了,给予重奖,奖励标准比去年翻一番;如完不成,或者在邵阳市的排位比上年下降:一是单位主要负责人向市委政府说明原因;二是经济处罚,既罚单位,又罚负责人;三是单位负责人不评先评优,不提拔,乡镇的领导不进城 以上这些情况仅为周晓红同志违纪违法事实的一部分他投机取巧、弄虚做假、欺下瞒上、做表面文章等问题暂且未讲,单就经济问题而言,特别是“入干股分红” 如能查实,其数目应在亿元左右我们可以用党性和人格来保证,所反映的上述情况是真实的但周晓红同志现是武冈市委书记,掌握行政资源和干部生杀大权;同时,周非常狡猾且心黑手毒,他与黑社会的人确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隆回人喊他“周小黑”,武冈人称他为“黑鬼”因此,问题的查证难度相当大我们考虑到自身生命安全,决定采取分步走的办法请求上级高度重视,采取过硬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