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关税压顶 国进民退 中国沿海经济入严冬(图)

点击量:   时间:2017-05-05 21:19:02

9月24日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中共600亿美元的反击显示其已弹尽粮绝不过,对中共而言更糟糕的是,支撑中国经济的沿海省市,在贸易战压力和民营经济被收割的内外交迫下,正步入严冬沿海三省广东、江苏和浙江,不但是中国经济大省,更是外贸主力军 去年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82万亿人民币,广东(8.99万亿)、江苏(8.59万亿)、浙江(5.18万亿),三省的经济总量占到了全国的28% 而在堪称中国经济命脉的外贸领域,三省更占据了半壁江山2017年,广东、江苏和浙江三省进出口总额合计占全国近半,出口占比高达56% 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的贸易顺差,几乎全部源自于沿海三省和上海市 其中,三省2017年外贸顺差合计3.86万亿元,是全国贸易顺差(2.87万亿)的135%沿海三省加上上海市(1万亿),就是整个中国的外贸盈余源泉 三省外贸今年已受创 不过在中美贸易战压力下,2018年前8个月中国贸易顺差(1.25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骤降31.3% 作为出口第一大省的广东,今年前8个月,出口下降,进口大增,贸易顺差暴跌四分之一(见下表) 而江苏省和浙江省同期出口也增长乏力,但进口都以两位数涨幅激增,以至于江苏顺差同比减少3.9%,浙江省外贸净出口几乎零增长 三省今年前8月贸易顺差合计比去年同期减少11% 出口 出口 进口 进口 顺差 顺差 顺差变动 (大纪元制表:广东、江苏、浙江在2018/17年1-8月的进出口对比数据来源:中共海关) 第二轮关税令三省前景更黯淡 然而,在美国第二轮2000亿美元规模的关税攻势下,沿海三省外贸出口预期将遭受更大挫败 美国今次的2000亿美元商品清单,不仅涵盖了高端机电产品,也包括了很多低端产品(如棉花、纸板纸浆、木制品等等)和消费品(如食品、纺织品、家具)等,预计将对沿海三省数量占多数的中小型企业造成重大冲击 不过,前景更不乐观的还是机电行业 逃过第一轮关税的机电高端制造业,是美国本轮关税打击的主要目标去年美国从中国进口机电产品约900亿美元,在今次2000亿美元商品清单中占比45% 而机电产品同样是沿海三省的出口主力 2018年前8月,机电产品占广东出口比重近70% 江苏省今年前7个月机电产品占同期出口总值的65% 浙江省前8月机电产品出口在出口总值中也占到43.4% 以中国高端制造业为主要目标的第二轮关税,无疑将对沿海三省的机电行业和外贸出口造成重创,对于已陷入泥沼的三省经济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广东“国进民退”加剧 实际上,受中共去杠杆和供给侧改革冲击,今年以来三省经济都增长乏力,工业颓势尤其明显,民营经济陷入萎缩 今年以来,作为中国经济改革领头羊的广东省,制造业严重亏损,“国进民退”现象加剧 根据广东省统计局数据,2018年前7月,逾五分之一工业企业亏损,不过亏损国企减少,民企和外企亏损数量大增 与此同时,国企利润同比增长14.6%;民营企业盈利减少5.3%;外资企业利润减少12.2% 不过,利润大增的广东国企,今年并没有提供新的就业机会,还减少了两万个工作 而盈利减少的民营企业,就业人数同比减少1.6%,低于利润降幅外资企业因利润大减导致用工人数减幅也高达8.6% 数据反映出,以民企和外企为支柱的广东经济,已经呈现“国进民退,外企离场”的特征 江苏工业前景看衰 同为经济大省的江苏,实体经济也不乐观 依据江苏省官方数据,2018年7月底,该省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值2000万以上)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461家,5%的规上工业企业消失了 与此同时,江苏工业企业经济效益迅速恶化 2018年前7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值,从去年同期的97,791亿元降至今年的76,002亿元,同比暴跌22%;利润从6134亿减至4664亿,同比暴跌24% 江苏省工业衰退,在民间资本的流向中也得以体现 2018年上半年,江苏民间工业投资7656亿,比去年同期的9765亿,骤降21.6% 在民营工业企业占比近八成的江苏省,民间工业投资暴跌,反映出民间资本对江苏工业前景看衰 浙江经济也下行 2018年上半年,浙江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与去年相比变动微小,仅减少0.4%,但效益变化却不小:工业利润同比萎缩5.7%,主营业务收入减少6.3%亏损工业企业数量更是激增3成 而浙江省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比去年同期增长3.6%,考虑到浙江省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2.2%,实际物价涨幅更是远超官方数据,可见今年上半年浙江消费实际是不增反降 其实,今年以来沿海三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比前些年的两位数增长都骤降了大半,表明三省消费萎缩明显 外贸受创,工业衰退,消费疲软,沿海三省经济已经步入寒冬 中共近年来已通过去杠杆和供给侧改革,将庞大债务从国企向民营企业身上转移;同时启动税务和社保改革为地方政府创收,加重民企经济负担;近期更提出地方融资平台破产和加强国企负债约束等新政策,施压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通过“吸收”民营资本等手段来“消化”海量的政府和国企烂账 中共收割民营经济的布局,本已让民企举步维艰、渐入绝境而美中贸易战的持续升级,尤其是针对高端制造业和消费品的第二轮关税,以及随时落下的、覆盖所有对美出口的第三轮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