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2018国家账本背后!卖地和债务的隐秘世界(组图)

点击量:   时间:2017-12-02 04:03:04

2018国家账本发布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全国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65096亿元,同比增长25% 其实这个数据背后,还有很多有趣的变化和逻辑,值得玩味杠杆游戏认真比对了近几年的财政收支数据,取了几组数据,和杆友们分享一下 1 土地出让收入已经连续3年高增长,是2015年的2倍还多 如下图1,2018年土地出让收入,不仅是达到史无前例的6.5万亿元,而且已经是连续第3年高增长 图1.2015-2018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情况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局 特别值得注意,2015年我国土地收入曾出现21.4%的下滑原因很简单,2013年高潮过后,开始库存积压,销售放缓,卖地自然受到影响 也正是因此2015年下半年开始,扛不住了降息、降准、去库存、棚改政策轮番上阵……然后2016年土地出让收入,一下子转正,并取得15.1%的增长 不过,当时也只有不到4万亿的土地出让收入 爆发式增长出现在2017年,土地出让收入录得40.7%的增长,一举冲破5万亿 在严厉的调控下,2018年依旧取得25%的增长,达到6.5万亿当然,部分土地实际是2017年卖的,2018年土地款才入库,不全代表2018年的卖地战绩 即便如此,依旧是战功赫赫这个数字,是2015年的2倍还多 从很多机构的统计数据看,2018年内发生的土地拍卖金额,相对是有收敛的部分数据会滞后,显示进2019年的入库土地出让收入 回到正题杠杆游戏还计算了土地出让收入,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之比2015年时占比不到77%,一路攀升,2018年达到了86.33% 2 土地出让收入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之比,达到66.49%!近年来越发走高 数据有时候真的非常残忍,不忍心计算和分析比如下图2,杠杆游戏会计算近几年,土地出让收入和地方/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 结论,自然是越来越高特别是攀升的过程和绝对数字,令人震惊 图2.2015-2018年,土地出让收入和(地方/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局 2015年时,全国土地出让收入(如上图1)是下滑的但不管全国还是地方的公共预算收入起码是增长的 所以,当年土地出让收入,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之比,只有39.22%,不超过40%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那就更低,只有21.38% 但是很快,2016年房价启动,卖地收入开始回升两项之比,分别达到42.96%、23.48% 到了2017年,如上图1卖地收入一举迈上5万亿大关,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之比再次推升一个台阶,接近57%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也超过30% 2018年之比数据继续上升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之比,达到66.49%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也达到了35.50% 特别要强调的是,土地出让收入,并不是全国或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一部分这是两项单列、独立的财政数据 所以,杠杆游戏用的措辞是,土地出让收入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而没用“占比”但这个计算依旧可以看出,土地收入的重要性 很明显,通过上文第一部分,以及上图1和2的数据,杆友会发现和土地出让收入增速比,不管地方,还是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增长都不算高 在一般预算收入增长,其实主要就是财税增长马马虎虎的情况下,各种支出却是越来越多包括债务,下文杠杆游戏会分析 那怎么办必须得有更多的土地收入否则日子怎么过 正如此前杠杆游戏长期说的一个观点,一个城市掀起建地铁的高潮,那么就需要更多钱需要更多钱,简单粗暴,就需要有更多的卖地收入 靠财税,对于大部分城市来说,养家糊口都难,更别说搞大基建了而且税收,主要得实打实的经济增长,这个很缓慢 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很好理解,为什么很多城市的土地出让收入,越来越高 同时,也更好理解,为何房价上去了就不敢轻易下来就算下来了,也要努力拉升回去 卖地大业万不可影响 3 债务付息支出增幅放缓,但绝对数字从2年前的不到5000亿增长到7345亿;占预算收入,更是从3%出头增长到超过4% 财政部门在发布2018年财政收支情况的同时,还发布了,2018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和债务余额情况 具体的债券和债务余额数据,其实也很有意思,比如照着上文的思路,比对近几年的变化,也能说明很多问题 不过,杠杆游戏今天不做这个数据比对、分析而是选择了另外一个有趣的指标 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情况的主要支出项目很清晰,其中有一项很多人可能没有注意——那就是债务付息支出 如下图3,我们就来看看近几年,债务付息支出怎么在变化以及占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例,变动情况 图3.2016-2018年,债务付息支出占地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局 值得注意,2016年债务付息支出增长了40.6%,创下近3年最高此后,债务控制越来越严,伴随去杠杆,2017年这一增幅回落至21.9& 到了2018年进一步放缓至17.1% 但数据显示,绝对债务付息支出数字,却是在2年之内,冲破5000亿、6000亿、7000亿三个台阶 从2016年的4991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7345亿元这背后,自然是中央和地方债务的同步增长 不过很遗憾的是,杠杆游戏注意到,2015年之前,不管月度还是年度财政收支情况,并未披露债务付息支出详细数字 当然,这也说明2016年开始,债务越来越规范 但如果有之前数据,我们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中去比对,应该更有意思 我估计通过详细翻阅历年的预决算表,大概还是可以知道此前的情况,这里杠杆游戏就偷懒了 伴随着债务付息支出的较快速增长,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这3年的增速相对偏低最高的2017年也只有7.4%的增长 债务付息支出数字越来越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加却不多,结果就是债务付息支出的占比越来越高 是的,占比从2016年的3.13%,增长到2018年的4.01% 这意味着,纳税人为国做的贡献,每一年更多被拿去还利息了除了政府债务,其他部门的债务总额和杠杆率,此前整体也是增加 当一个社会债务成本支出过大,创造财富的效率走低时,也就容易出现问题正是因此我们控制债务,实行去杠杆 从这个意义上说,此轮货币边际宽松,必须有所克制否则,去杠杆的成果也就守不住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