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中共维稳最新指令 泄露2019房市要“变天”(上)(图)

点击量:   时间:2017-10-05 19:08:10

委内瑞拉局势突变天令中共惊恐不已,因为两者有个致命的共同点:经济危机正冲击专制政权就在委国变天当天,中共党政军一把手们正在开维稳研讨班,其中经济维稳第一要务就是应对房市危机中共维稳的最新指令,泄露2019年中国房市要“变天” 2019年1月21日~24日,中共召集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举办了一个名为“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维稳大会中共最高层对各地党政一把手们不但重申了“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及“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指导性要求,还发出了经济维稳的五条指示,其中房地产赫然排名第一 中共房市维稳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应对经济领域重大风险时,中共提出的第一条指示,就是“要稳妥实施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方案”房市被中共视为经济维稳第一目标,从反面证明了,2019年的中国房市可能要变天 2019年1月,中共在党政军一把手的研讨班上,提出经济维稳5指示(大纪元制图) 中共提出的经济维稳五指示中,前三条实质都是针对金融系统性风险:第二第三条是点明了如何稳定市场(主要指金融、房市等);第一条专门针对房市,正是因为房市是金融风险中最大、最关键的一环,牵一发而动全身 而2018年的一些指标,显示全国的土地市场和房市在降温 中共统计局1月数据显示,一线城市二手房价格连续三个月环比下跌;全国二手房价格环比下跌的城市数量呈不断扩大趋势 政府卖地收入增速也放缓2018年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同比增速25%,几乎较2017年40.7%的增速“腰斩” 更糟的是土地流拍创纪录“诸葛找房”年终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土地流拍数量达到创纪录的1808宗,且成交土地多以低价和底价成交 对中共而言,房地产市场蕴藏的风险实在太多:房价大涨会推高企业、银行和政府的杠杆率,加剧经济失衡和债务压力房价大跌更危险:开发商、炒房客有资金链断裂风险,土地财政萎缩政府有倒闭风险,楼价下跌还会激发群体抗议的社会和政治风险 因此中共经济维稳最新指示,将房地产提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要求房市既要防风险,又要稳增长自媒体“智谷趋势”称之为“未来房地产就是走钢丝玩平衡” 中共对房市的期望是既要在经济不行时刺激发展,又要让泡沫不至于危及安全;房市政策指向是不涨亦不跌,同时还不能冻结交易、房子得有人买智谷趋势认为,这其实是“不可能三角”(又名三难选择,指政策目标不可能兼顾) 中国经济正坐在火山口上,从P2P爆雷到企业债违约,从股票质押到房市泡沫,从家庭债务到地方隐形负债,任何一个火星都能引爆摇摇欲坠的中国经济 只是,房地产为何会成为中共经济维稳的重中之重中共的房市维稳目标,又为何是“不可能三角” 经济增长越来越依赖房市 先看看最新的经济数据:中共官方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民生产总值(GDP)为90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6%;全国商品房销售额15万亿元,增长12% 不论中共数据有多大水分,至少可以反映出,中国商品房销售增速远高于经济增长2018年的商品房销售额对GDP比值高达16.7%,意味着每100元GDP中有将近17元是房地产创造 分析历年数据,自从2009年中共启动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后,商品房销售额对GDP比值首次突破10%,并在过去5年中迅速攀升,说明中国经济增长近年来越来越依赖房市 (大纪元制图数据来源:中共统计局) 房市泡沫越来越大 仅仅经济增长依赖房地产,还不足为虑问题是,中国的房市泡沫实在是太大,而且还在增大 自从2010年中共实施房市调控后,中国房价加速疯涨,各地房价已上涨了5~10倍或更高 2018年全国累计实施了破纪录的约450次楼市调控措施,然而新房均价当年上涨12.22%,涨幅创下201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胡润研究院统计的2018年全球房价涨幅最高的50个城市中,中国城市(22个)几乎占了一半 这些数据证明:中共的房市调控力度与房价涨幅成正比;或者说,中共调控房市,目的是为了稳定地推高房价、而非降低房价 中共债务经济=庞氏骗局 泡沫大了,总会破裂房市无论是软着陆或硬着陆,市场在看不见的手的安抚下终会恢复为何中国的房市泡沫,会被中共视为生死大患 关键在于中共的债务经济 中共长期用超发货币加债务扩张来刺激经济发展,相当于一直在饮鸩止渴,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持政权、以及权贵阶层的贪腐 中共的这种债务经济,增长数据看着光鲜,然而借新债还旧债的模式,实质就是“庞氏骗局”(Ponzi Scheme)中共自己的数据,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分析中共央行最新数据可知,2018年中国企业债务总量大于190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存量200.75万亿-未贴银票和股票融资10.8万亿),据此保守估算,中国实体经济2018年贷款利息支出高达14.4万亿元(平均融资成本7.6%)而2018年GDP增量(2018年GDP-2017年GDP),为9.3万亿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在2018年所产生的财富增加值(GDP增量),还不够支付实体经济所背负债务的利息而所谓庞氏骗局,就是借钱超过了偿还能力,只能借新债还旧债 而且,2018年的GDP增量与实体经济债务利息的差额(5.1万亿元),比2017年的差额(4.8万亿元),还增大了3000亿这反映出中国经济的债务风险还在增大 房市最可能引爆中国“明斯基时刻” 由此可知,中国GDP越大,负债增长得更大,中共的庞氏经济骗局,距离破裂的临界点就更近一步 而中国房市作为这种债务经济的最关键环节——资金池,会沉淀(积蓄)绝大部分的债务风险,并将大部分风险从政府、国企转嫁到民众、民企身上,客观上起到了减压阀的作用 形象点说,中共用债务刺激经济,好比是饮鸩止渴,绝大部分鸩酒(债务风险)流到房市中积蓄起来,吹大了房市泡沫而房市泡沫又吸干企业资金和家庭钱包、拖累实体经济和国内消费,这算是鸩酒慢性毒发的表现,即所谓的经济“脱实向虚” 而中共的“鸩酒”在房市中真正毒发的时候,就是所谓的明斯基时刻:房价(资产价格)大跌,资金挣扎外逃,引发银行系统性风险,最终经济崩盘 房市沉淀并转嫁债务风险,虽能推延危机爆发,但也因此成为中国“明斯基时刻”的导火索因为房市泡沫在迫使中国经济“脱实向虚”的同时,也将包括家庭、地方政府等各经济部门的债务压力,加大到不能承受之重 房债正在压垮中国家庭 近年来连创新高的中国家庭负债,主要部分就是房贷对中国百姓而言,高房价最突出的压力,体现在钱包被榨干,生活越来越拮据中国人“房贷收入比”(个人房贷/可支配收入)的变化,见证了民众的消费降级 2012~2018年中国人房贷收入比(大纪元制图数据来源:中共统计局) 中国人的房贷负担(房贷收入比)从2012年的36.3%,激增至2018年的66.2%,几乎翻倍2012~2018年期间,中国人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70%,但人均房贷增加了209%,收入增长远远赶不上房贷涨幅 这意味着,中国人不但将自己的可支配收入越来越多地用于买房,再无余钱进行其它消费,而且还背上了越来越多的债务 而且,中国房市还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房价继续涨,会加剧经济失衡和刚需买家的债务压力;房价若大跌,又会加大现有房贷客户的债务风险 中国房市任何风吹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