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中国需要4万亿2.0刺激政策吗

点击量:   时间:2018-02-01 21:10:21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中国第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GDP较上年同期增长8.1%,增速不仅创下了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大大低于此前外界普遍预期的8.3%的中值 对于习惯了更加漂亮数据模式的人而言,一季度的数据让他们极为悲观,并呼吁出台新的经济刺激计划,从他们建言的内容看,无非是2008年底“4万亿”刺激计划的一个翻版,无非是再一次放松货币政策,放松房地产调控,通过加大政府投资稳定增长很显然,如果真的出台这样的举措,宏观经济的数字肯定会更加漂亮,但这种刺激政策的负面效应之大、成本之高,对中国宏观经济长期稳定、健康、持续发展造成的破坏力之大,这两年不仅被高层深刻理解,更为普通老百姓所理解 不可否认,中国经济存在着极大的困难和挑战实体经济的不振,中小企业的困局,提振内需的艰难以及深层领域的改革,特别是发展模式转型和经济结构调整面临的挑战,都是前所未有的但很显然,即使出台“4万亿2.0”的刺激政策,除了可以换得短期的好看数据和心理的欢愉之外,对于解决实体经济和中小企业长期发展的问题不仅没有帮助,反而会使得这些困难和问题更加严重过去几年的事实证明,凡是扩大政府投资,凡是刺激房地产,不仅无助于中国经济深层矛盾和问题的解决,而且会导致这些问题更加恶化 解决目前中国经济的困难,道路可谓千千万,但再次放松房地产调控、明显放松货币的举措是与解决困难背道而驰的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振兴实业、开放民间投资、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加大减税力度,提出在一些关键领域的改革要取得突破,这些无疑都是正确的举措,也是真正解决中国经济“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等痼疾的良方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又将G D P增速确定为7.5%,也是放弃过于功利的速度,将政策着力点放到中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健康发展上最近温州的金融试验改革,就是为中国经济的未来探索一条金融扶持中小企业发展道路的尝试,这些探索,需要坚持,需要耐心,需要放弃急功近利的思维 中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发展模式的转型,取决于结构调整的推动,取决于关键领域的改革,取决于反垄断的实施,取决于大规模的减税和对中小企业的扶持政策,而不是速度中国应该主动告别“明星经济”,告别瞩目的数字,忍受寂寞,为了更健康的未来做点有意义的事 财政部日前公布了今年一季度我国财政收入数据,今年一季度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4.7%,其中税收收入同比增长10.3%这两个数据相比去年同期都有幅度不小的滑落,去年同期的财政收入增幅高达33.1%,税收收入的增幅达到了32.4% 这几年,政府的财税收入增加迅速,已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去年的财税收入第一次突破了10万亿元,今年一季度的财税收入从增速来看固然出现了下滑,但其绝对数值仍然很高但是,据媒体报道,财税部门已经对增速下滑感到很不安,税收的大幅回落令税务机关预感到今年完成税收任务的压力很大最近,中央和地方均出台或是计划出台一些扩大税源的措施,试图从经济形势较好时法定应征实际未征的“弹性征管空间”中挖掘出更多的潜力媒体披露说,在湖南邵阳,当地政府制订了一份《企业所得税分类动态管理办法》的文件,要求对一些企业实行查账征收,计算出预缴税款,将未来的营业所得税提前缴纳,以解决当地财税资金增速减缓的压力 在电影《让子弹飞》中有一个情节,一个叫鹅城的小县里,还在民国初年,其税收已经收到了2010年这自然是艺术家的夸张,但让我们感到吃惊的是,是不是这部电影给了某些地方政府的官员以灵感,将其移植到了现实生活中按照我国对税收的有关规定,企业所得税都是根据企业实际经营所得事后征收,现在邵阳市不顾企业实际上有无利润产生,就依据其想当然的营业额要求企业先行缴税,这实际上是一种越权行为,对企业来说也是一种变相的加税行为按照这种“杀鸡取卵”式的征收办法,政府的财税资金必然会出现“寅吃卯粮”的状况,从而出现《让子弹飞》中的荒诞情节 虽然邵阳的这种做法还是个别现象,但是税务部门正在启动原来处于“弹性征管空间”中的税种,以保证政府的财税收益继续保持一定的增速,已经成为一项普遍现象,这在更高层面上也已经有所表现日前,海关总署公布了修订后的进境物品完税价格表,并已开始执行根据新规,大部分进口的高端滋补品及化妆品的完税价格都有大幅提升,只有部分电子产品的税率有所下降这项新规执行以后,税务部门无疑可以通过从进口产品中得到更多的税收,但由此也将会对国内控制物价上涨起到消极作用在其他地方,一些原来可收可不收的税种都被税务部门重新提起,企业和民众的实际税负正在加重日前,世界银行出具的一份报告认为中国的税负高达40%,这个说法虽然已被国家财税总局所否定,但是,根据专家研究,如果中国将所有弹性税收全部改为刚性税收,中国的名义税负就将达到50% 其实,财税收入增速减缓,与整个国家的经济表现是一致的目前,我国宏观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出口贸易受制于国际市场萎缩,振兴内需市场也面临不小难度,国家为此已调低了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速除了一些国有“央”字头企业可以凭借垄断而“旱涝保收”以外,大部分企业尤其是民营的中小微企业的经营正越来越困难,随之产生的一个问题便是民众收入增加的难度加大经济减速已经成为今年乃至未来数年难以改变的一个趋势,在这种情况之下,植根于社会经济的国家税收显然应该与企业、与民众同甘共苦,大幅度地减少税种,更不用说去启动那些本来处于弹性征收空间中的税源,如此才能让企业得以休养生息至于借着政府的行政权力强行提前征收企业所得税,这简直是对企业活力的扼杀,与目前社会上出现的减税呼声背道而驰 面对宏观经济减速收入减少的困难,企业要想渡过难关,只能利用市场的力量,在市场竞争中占牢一席之地至于民众个人,在无法开拓新的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只能节衣缩食过紧日子如果此时,政府无视企业与民众的吁求,利用手中的刚性行政权力来最大限制度地税收,使税收与国内的经济形势背道而驰,只会扩大社会的裂痕,对税收的可持续发展也是不利的因此,政府面对目前经济减速的形势,应当表现出割舍自我利益、让利于社会的勇气和责任,像调低宏观经济增速一样适当调低税收指标当企业经营困难、民众收入减少成为普遍现象时,如果唯独财税收入一花独放、高歌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