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薄熙来财长徐明 红顶商人为何难以落幕

点击量:   时间:2017-06-04 18:15:09

尽管大连实德集团发布声明否认破产传闻,斥之为媒体不负责任的“谣言”,还声称将通过法律讨还公道但是,实德集团因未能提供丝毫可以证明媒体报道是谣言的证据,声明不免要遭到虚张声势的质疑 相反,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自2月20日起“被失踪”至今,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同时,实德集团被银行追贷和停贷、资金链吃紧,以及曾经涉嫌足坛腐败、涉嫌利用虚假地产抵押骗贷等消息,也经由多家媒体的报道渐次浮出水面奇怪的是,实德集团并未在声明中因应这些不利传言撇清自己,甚至对徐明落马是 “因与前大连某官员及其家属过从甚密”的重要传言,也作充耳不闻状,沉默以对 诸多事实透露的种种迹象显示,实德集团这家所谓的民营企业,与公权力关系密切,在很大程度上是靠某些公权在握者的鼎力支持,才得以发迹坐大的其鼎盛时期,气焰之烈,莫之为甚:于大于公,“实德系”曾拥有7支球队,几可操纵国内足球联赛;于小于私,徐明的私人座机,据说豪华程度堪比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而现在实德集团遭遇的危局,可谓命悬一线之间这一线,眼下既维系着瞄准实德集团命脉,随时可击刺的悬剑,同时又是其仅剩的救命稻草这条线,仍然是渗透实德几乎每一个毛孔的畸形的政商关系 将企业的发展和命运寄生在不正常的政商关系上,所涂抹出的这幅令人扼腕悲叹的图景,并不仅是实德集团的单人写真和独家悲剧,而是许多唯利是图而一头扎入权势者怀抱的民营企业的共同宿命 比如,大连另一著名民企万达集团,与实德集团陷入了同一漩涡,其掌门人王健林既为“被限制出境”传言困扰,却不肯花上一两日,高调出境再入境,借以轻松粉碎传言;偏偏只是信誓旦旦声明传言不实,还猛搽“进京领奖”的金粉—让人不禁疑心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否则怎么会出如此百口莫辩之下策,当然如果抱稳了更粗的大腿,则又当别论 权力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当权者往往就会肆无忌惮乃至权力寻租、官商勾结常见实德集团这样的民营企业,既然将追逐利润之巢构筑在权力之树上,那么一旦树倒,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当然就是命定的结局,这也可以为目前所有与权力过从甚密而无法自持的民企为鉴 推而广之,不难发现,结盟权力后,又被权力反噬的诸如国美集团黄光裕、浙江本色集团吴英、湖南太子奶集团李途纯等,同样也是不健康政商关系的牺牲品,与实德集团之流这样树倒猢狲散的结局其实也是殊途同归 而以史为鉴,胡雪岩、盛宣怀等红顶商人,在政界左右逢源,有大树遮荫,有靠山撑腰,在商界可呼风唤雨、盛极一时,虽然下场可悲可叹,却依然是当下许多商人艳羡效法的偶像 正如有论者指出,中国至今未能建成现代化的市场机制,至少从清末以来就一直没有厘清市场和官场的边界,总是堕入以悲剧收场的恶性循环 在一个被权力扭曲的市场,权力操控着几乎所有资源,市场本应具备的机会均等和公平交易,就只能存在于传说之中 处于弱势的民企,易于向权力投怀送抱,不但是一些企业逐利本性使然,也被认为是企业的生存发展之捷径但也正是这样的态势,决定了政商关系的必然病态和畸形,也成为了民营企业发展的死结据统计,民营企业仅占用和支配了30%的市场资源,却解决了全国70%的就业,创造了50%GDP,贡献了超过 50%公益捐款, 但如此优良的成绩单,甚至不能给民企带来基本的尊严和企业公民的平等身份,更无制度的保障,于是,安于奴才之位,甚至甘为走狗之辈层出不穷,两败俱伤社会受损的零和悲剧不断上演—多年以来,针对从这一困境突围的真知灼见早已汗牛充栋,根本不用赘述也就是说,正常的和健康的政商关系,必须建立在有效的产权制度、合理的市场机制基础之上,但从实德集团之流的遭遇看,不但现状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