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大连实德:神秘政商共同体的陨落

点击量:   时间:2017-11-02 08:01:07

  3月15日,薄熙来被解职双规后,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也随后与外界失去联系一般认为,他是因涉薄案协助调查,但迄今没有任何机关给出对其采取强制措施的通知,而大连实德,这家曾呼风唤雨的民企陷入了风雨飘摇 由于薄熙来案件高度敏感,在严厉禁令下,中国媒体几乎无所作为,因此,这一重大政治事变的边缘地带,薄家在政商共同体中,最显赫的结晶的大连实德,也就成了财经媒体关注的焦点 实德系拥有薄熙来强大的政治庇佑,这点在中国政商两界并非秘密这一助力,让实德如虎添翼,迅猛发展,而薄的陨落,也让实德的当家人徐明失踪被查,公司遭遇各大银行追讨债务 财经报纸《21世纪经济报道》派出多路记者,梳理了实德的资金链后得出结论,“若无法通过迅速变卖资产断臂止血,实德系或到了最后时刻” 实德系除了发展起步阶段中受到了时任大连市长、市委书记的薄熙来的极大帮助外,其发展轨迹中,权力的影子无所不在 化学建材是实德系的主业,也是徐明赖以起家的产业这个产业从2003年开始就出现了拐点,近10年来整个行业一直处于产能过剩、成本快速上升的境地,该行业经逐步在实德系内部成为获取工业用地、消化进口设备的存量资产 实德起家阶段的的一次资金注入尤其耐人寻味,在2001年,实德还是大连一家中型民营企业,当年,一笔高达40亿的神秘资金从大连商业银行划转到实德在交通银行的大连分行的帐号上,这笔资金以多位徐明系和张澎系的自然人股东和法人股东进入,并在一年后迅速全部变更为徐明及实德管理层持股 有专业人士分析称,基本可以判定其余自然人和企业都是代持股份,这笔巨额资金应该是徐明“张罗”而来,但并不属于徐明,只是“过路资金”业界高度怀疑,这笔资金很可能是谷开来管理的薄熙来家庭资产的一部分,徐明很可能只是薄熙来家族资产的代管人或者小股东 也正是从2001年后,实德的发展上了一个高速快车道,实德系曾四处出击金融、地产、化建、足球、家电等六大产业,拥有40余家关联公司 2007年,实德在中国太保上市前夕入股(此前实德就已入股太保,但中途被迫退出),太保上市后股份陆续解禁减持,扣除初始投资,实德获利超过40 亿元此后,实德接连入股了太平洋保险、华汇人寿、生命人寿三家保险公司,大连银行、铁岭商行、鑫汇村镇银行三家银行,以及景顺基金一家基金公司 在一连串的质押动作之后,实德系并未沉淀太多资金就获得了民资企业难得一见的多种金融牌照,并形成了实业和金融并举的产业格局通过各种关系和资源入股金融企业,成功后旋即将金融企业股权质押给银行或信托融资,然后再做下一笔投资,反复放大资金杠杆,是实德系资本运作的重要手法 此外,实德还大举进军哈尔滨、重庆等地的地产市场,由于(2009年才开始操作项目)高位进场,恰逢宏观调控,地产板块已经成了实德系身上失血最多的黑洞在2009年-2011年间,实德下属的盛和系和天实安德系拿地非常频繁,囤地至少200万平方,光是拿地的花费估计在上百亿以上,实德原本希望,在三年内形成一家资产达到千亿规模的地产上市公司 为了融资,在权力荫庇下,实德采取了以信托融资缴纳土地出让金的“擦边球行为”,在目前的楼市调控情况下,这个资金游戏的风险陡增,游戏的危险在薄熙来倒下之后,完全暴露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的得一份实德集团资金部的报告,其整个集团仅金融股权质押贷款的总额就高达64亿元,且大部分金融资产都已质押出去除此之外,实德系的其他形式贷款余额约为30亿元左右其借贷总额的规模接近百亿,涉及了农行、建行、大连银行、吉林银行等38家银行 资金报告还显示,实德从今年2月开始已经开始借入利息为4.5%的民间高利贷,借款周期基本都是一个月,总额达到了7.8亿元以这部分资金近况来看,实德的整体资金状况,或已经到达了外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目前,实德专人解决的方向是变卖金融资产救急有风声称,实德现在的当家人,徐明的兄长徐斌已于上周与一些民资财团进行初步接触,但多数民企仍觉得此时交割资产“过于敏感”,正在判断风险,仍在犹豫 《21世纪经济报道》的社评说,徐明以21岁少帅之姿创办实德集团初以冷库工人跃击商海,涉猎机械工程及家电生产,凭大连土石方工程完成原始积累尔后进入塑钢产品领域,并收购国内最具实力甲A球队,扬名天下,也获取了一般企业难得的诸种资源 徐明借着接收大连万达足球队,与薄家建立关系后,徐明的商业帝国也开始急剧膨胀2002年开始,实德先后进军石化、金融保险、地产业,其中自有一番曲折到2011年,这徐年仅40岁在英国人胡润编制的中国富豪榜中,徐明身家已高达140亿元之巨 该报说,从一名富足的小企业主,倏尔成为商业帝国的掌舵者,这类故事在今日之中国并不鲜见他们少年得志,却懂得低调行事;出手神秘,却往往动辄百亿更关键的是,其迅速做大的领域,例如金融、地产、石化,并非普通民企可以染指 进入这类行业,无论是土地、贷款等要素的获得,还是各个行政部门繁琐的审批手续,皆非普通民企可以胜任更重要是,一些垄断领域的牌照,需要相当深厚的政府公关能力类似这样的企业可称之为“关系密集型”企业 实德这类“关系密集型”企业他们往往有着艰辛的第一桶金,因而在“做大”的诱惑之下铤而走险,依靠“特定权力关系”获取超大项目所必须的行政资源,进而在一些行业里(如金融、基建)等领域提前布局,获取超额回报在徐明之前,地产、金融、能源、基建等领域,已有太多年轻的福布斯富豪骤然落马这一领域,就意味着日进斗金,但也面临着复杂的政商关系 文章说,实德如今陷入危局,寄生的商业环境实为根本如果上游领域没有垄断,如果民企借贷被一视同仁,如果土地招标透明公开,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也就没有企业家的“被失踪”,以及“关系人”的落马该报认为,“解决这一问题也别无他途,只有继续改革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