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越南弃办亚运会民间一片欢腾 南京表示要接手(图)

点击量:   时间:2017-06-03 01:05:05

越南顾及民意弃办亚运会(资料图) “越南已经失去亚运会”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越南奥委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黄永江(Hoang Vinh Giang)声音中带着疲惫,“纵使我们很想办” 2014年4月,越南总理阮晋勇正式宣布,越南放弃承办将在2019年举行的第18届亚洲运动会 阮晋勇给出了两个放弃理由,越南对于举办亚运会这样的大型赛事并无经验,也没好好准备;越南的国家经济水平仍处于困境这是亚运历史上第二次弃办,上世纪60年代,韩国也曾因为财政问题,放弃承办第六届亚运会 宣布放弃后,阮晋勇曾表示,将在合适的时机,再次申办亚运会但黄永江一直觉得,失信于亚奥会,自己将再也看不到越南承办亚运会了 官方表示遗憾,但民间的气氛却是狂欢阮晋勇的决定宣布后,当天越南《青年报》的头版大标题是“一个赢得人心的决定” 没钱建馆,搭个棚也行 对黄永江和越南文体旅游部的官员们来说,这场悲喜跌宕不过就在两年间 2012年,越南河内市击败印度尼西亚泗水市,获得2019年亚运会主办权和许多国家一样,越南的申亚之旅并不顺利2005年,时任越南奥委会副主席阮洪明(Nguyen Hong Minh),在亚奥理事会代表们面前许下“我们有能力举办亚运会”的承诺,却输给了韩国仁川 这成为现任越南奥委会副主席黄永江心痛的原因之一:“好不容易,亚奥会代表给我们投了这么多票,现在又不办了” 但这一切并非毫无预兆2012年申亚成功后,越南各界反应并不非常热烈——他们吃不准,在河内举办亚运会是不是好事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越南经济走入困境2011年,越南人均GDP不到中国的四分之一,全国的财政收入甚至没有深圳市的三分之二 申亚成功后,越南文体旅游局宣布,为了节省开支,要办一场“最节俭的亚运会”:越南亚运会计划支出1.5亿美金,远低于其他国家,甚至少于广州亚运会支出的十分之一 然而这个数字仍被越南媒体评价为“过高”,这让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有些傻眼——1.5亿美金的预算,甚至盖不起一个体育馆:北京奥运的“鸟巢”,伦敦奥运的“伦敦碗”造价都超过5亿美金 越南财政部和亚奥理事会一样惊讶少花钱总要有个理由,虽然同属越南政府,但支出计划公开以来,财政部不断质疑这个数字 2013年1月,越南财政部发布对亚运会支出计划的调研报告,指出1.5亿美金支出的不合理:亚运会的规模远比东南亚运动会大,费用却只是2003年东南亚运动会的1.2倍 同年7月,越南财政部继续追问文体旅游部,将通过怎样的具体措施,提高总支出中私人资金的比例 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说,他理解越南政府希望优先发展民生的想法,但让亚奥会委屈的是,他们其实从未希望越南能够办出像中国、卡塔尔一样的“豪华”亚运会 越南申亚以来,魏纪中等三次到河内实地考察,帮助越南解决资金问题:“我们不能给他们钱,只能帮他们省钱” 为了省钱,越南亚运会将使用2003年主办东南亚运动会留下来的所有场馆,只需多建一个拥有3000个座位的室内自行车赛场 越南财政部副部长杜黄英俊(Do Hoang Anh Tuan)跳出来质疑:经过计算,光是那个室内自行车馆,就会消耗4.2亿美金,超过了计划内1.5亿美金的支出 魏纪中只能向越南文体旅游局建议,将室内自行车比赛场馆改建成室外自行车比赛“棚”:“按照亚奥会规定,只要在赛道上加棚,还是可以算作‘室内’比赛的” 建一所加了棚的“室内”自行车比赛场馆,将比原来节省近一半资金 亚奥理事会曾不止一次提出类似的“省钱计划”“但最后人家说要放弃,我们也没有办法”魏纪中说,“我们也不能出钱帮他盖一个馆啊” 国会通不过 如果真的能够用1.5亿美金搞定一次亚运会,越南也许不会放弃但大型体育赛事的政府预算,往往在实际执行中难以把握 2006年卡塔尔多哈亚运花了28亿美金,2010年中国广州亚运花了近20亿美金,即将开幕的韩国仁川亚运至今已花费16.2亿美金 广州2005年向国务院提交的计划中,预计投入资金仅为5亿美金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表示,剩下的钱,都是广东省和国家财政不断追加的 据魏纪中了解,越南文体旅游部作为政府的代表,曾向质疑者承诺,将为亚运会追加资金“他们也这样尝试了,但国会一直没有通过” 早在申办阶段,越南奥委会副主席黄永江就曾公开解释,河内亚运会整体支出会达到1.965亿美金,其中政府支出其中76%,即1.5亿美金 2012年赢得主办权后,越南文体旅游部向财政部提交另一个计划,将整体支出改为2.55亿美元,其中96%来自国库财政部并不满意这个计划,文体旅游部于是再次修改,将总体支出降到1.5亿美元,其中72%来自非政府机构 2014年3月,越南国会下设的文化、教育、青年和孩子委员会专门召开听证会,讨论亚运会筹备工作参加会议的,有委员会全体委员和越南财政部、文体旅游部、规划发展部等政府部门按照越南惯例,其国内媒体全程报道了听证会 听证会上,越南文体旅游部提交给国民大会的数字又发生了变化:承办亚运会,政府支出的1.5亿美元,占总支出的28%,这已是支出计划的第四次改动 不断变化的数字让民众不安越南国会委员黎如进(Le Nhu Tien)说,这给人的印象就是,政府根本搞不清办亚运会需要多少钱 越南文体旅游部给出的预算偏低是为了避免公众恐慌,但这有违该部门职责“所有关于亚运会的支出都应精细计算”黎如进说:“否则政府和国会都会被困在一个‘已经完成计划’的假象里” 现实是,越南距离“完成计划”还很远衡量举办亚运会的性价比时,越南国会参照的是2003年河内承办的东南亚运动会在河内,十年前为东南亚运动会而建成的场馆,大部分都已被废弃 “体育总局只知道收钱,并不关心场地的永久使用”越南国会议员阮士强(Nguyen Sy Cuong)说根据文体旅游局的计划,2019年亚运会将使用2003年东南亚运动会留下的场馆,但无论用什么场馆,在亚运会之后怎么处理这些场馆,都是问题 申亚成功过后,越南宣布:第18届河内亚运会将吸引来自世界45个国家的1.2万名运动员,完成35个体育项目但这些体育项目中,有很多都是这个东南亚国家从未见过的,比如冰球——位于亚热带城市河内市中心的冰球场馆,已经很久没人踏足 民意难违 为了挽回劣势,河内亚组委一直努力筹钱2014年初,越南文体旅游部从英国申领到一笔2.5亿美元的贷款 在越南文体旅游部的支出计划中,私人资金占很大一部分亚奥会理事会名誉副主席魏纪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越南最初只想用招商引资,补足资金缺口“但招商引资出了问题,最后只能国家追加投入,补窟窿” 随着筹办的推进,政府需要填补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多,人民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强 “越南经济衰落已经让很多居民生活困难,很多公司都倒闭了,人们没有工作”网民范富海(Pham Phu Hai)在越南媒体Vietweek的评论栏中写道,“在没有更严峻的问题时,在亚运会上花一大笔钱是否值得?” 广州外语外贸大学教授林明华曾长期在中国驻越南使馆工作,他觉得,越南一直以来就不富有近些年,这个国家的通货膨胀率一直高于GDP增长率,高房价、高物价在越南是常态在河内,市中心5公里半径之内,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最低也要卖到20万美元 舆论也影响了国会和政府的政策走向越南当地媒体《青年报》批评,政府在做出申办亚运会决定前,没有广泛征求民众的意见 这剥夺了越南民众的知情权根据越南《新闻法》,越南公民享有“对党的政策发表建设性意见”以及“通过新闻媒介进行建议、批评”的权利 媒体只有通过问卷表达民意《青年报》的民意调查显示,14,400个接受调查的越南民众中,12,162人对承办亚运会投了否定票越南其他媒体的调查结果也大同小异:90%以上的民众,不同意政府承办亚运会 “什么都可以调整和改良,但民意确实难违”魏纪中向南方周末记者感叹 2014年3月29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告诉相关机构,已在考虑撤销主办亚运会越南副主席武德担要求各部门和亚奥会取得联系,指派人员参与制定撤销承办权计划 2014年4月初,世界银行宣布拒绝越南的贷款申请后,越南放弃亚运会似乎已经板上钉钉 进入4月,几乎每个参与亚运筹备的政府部门,都开始发出反对的声音 越南计划投资部部长裴光荣(Bui Quang Vinh)说,他的部门不支持越南承办2019年亚运会该部副部长阮世芳(Nguyen The Phuong)明确表示:“根本没有国家用1.5亿美元办成一场亚运会” 越南中央经济管理中心前主任黎登营(Le Dang Doanh)说:“现在退出对国家来说是一种耻辱,但是比硬着干好” 民众对放弃主办亚运会的欢迎更为直观,网友“黎文碧”(Le Van Phet)写道:“越南仍是一个贫穷的国家,政府预算应该被用于其他紧急的任务随波逐流,只会使这个国家更贫困” 在舆论一边倒的背景下,2014年4月17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宣布放弃承办第18届亚运会:“越南对承办像亚运会这样的大型体育赛事没有经验,我们并没有准备好” 谁来接盘? 2014年3月,魏纪中最后一次到越南考察时,看到本应在筹备期间“一年一个样”的河内市几乎没有变化:“当时我就感觉这事有些悬了” 现在,越南“失去”亚运会已近两个月越南文体旅游局一切如常,广播文化体育旅游中心主任陈一黄感觉,他的工作量并没有因为亚运会有任何改变 “其实之前做的,都是纸面上的准备”越南奥委会副主席黄永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从申办成功到放弃承办,两年间,亚运会的工作根本没有正式展开 没“开工”是因为取得承办权后,亚运会的具体计划一直没有得到总理批准 亚奥会章程规定,申办亚运会必须有成员国政府书面核准但越南总理阮晋勇似乎对筹备亚运会并不热心 阮晋勇第一次就亚运会发声,是在2014年4月1日中央政府例行会议上他说,至今为止文体旅游部只向国会做关于亚运会的报告,“我本人并没有听说有关亚运会的任何消息,我什么都不清楚” 会上,阮晋勇指令越南文体旅游部提交一份关于筹备2019年亚运会的详细计划:“我们答应承办亚运会,但只有在总理允许的情况下才能举办,并且当有一个确实可行的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越南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和政府,在原则上主张越南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应当举办区域性或者国际性的体育赛事 “政治局是有这个精神,但并不具体指向某件事”林明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模糊的规定给了执政者活动的空间“办亚运符合中央的精神,一旦撤销,也可以解释得通” 在林明华看来,总理这次发声,已经预示着越南主办亚运会的事“悬了” 因为没有总理的审批,河内亚组委还没有和赞助商签订任何协议幸运的是,现在也就不存在解约的问题 不过这让越南体育局国际合作部主任黄国荣心情更加沮丧黄国荣在接受采访时,形容自己知道越南放弃承办亚运时的心情就像“一个足球马上就要入门,却忽然改变了方向,飞出界外” 4月23日,越南文体旅游部副部长胡英俊率队赶到科威特,与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亲王面谈,为越南撤销主办第18届亚运会的决定道歉 4月24日,亚奥理事会的官方网站撤下了此前一天还在的消息:2019年第18届亚运会将在越南河内举行 截止南方周末记者截稿,亚奥理事会的官网仍未更新但舆论猜测,最有可能成为2019年亚运会“接盘者”是河内申办时唯一的竞争者——印度尼西亚城市泗水而亚奥理事会对此表示“尚未确定” 艾哈迈德亲王对媒体说,亚奥理事会并不会对越南的放弃行为施以处罚但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说,这并不代表越南不需要为这一轮历时两年的亚运“外围游”付出任何代价 按照亚奥会章程规定,获得主办权的国家奥委会,应在获胜60天内,向理事会支付19万美元,并且要在合同签署后,向理事会支付100万美金的可偿还保证金 按理说,这100万的保证金将在亚运会结束后退还但魏纪中说,到底要不要退钱,需要“双方协商决定”:“说不定,越南不需要亚奥会退钱呢?” 南京市委书记首度表态愿承办2019亚运会 青奥之后是亚运?今天举行的青奥会倒计时100天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越南放弃2019年亚运会,中国有无意向承办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说,“南京是有条件办的,既然能够办青奥会,就能够办亚运会,如果需要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