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向被绑架的尼日利亚女孩们致敬

点击量:   时间:2019-04-01 11:19:01

当博科圣地(Boko Haram)的极端分子袭击尼日利亚东北部的一所女子寄宿学校,绑架数百名毫无过错、只是梦想着成为医生、教师或律师的女孩时,尼日利亚当局的第一反应是撒谎 军方很快声称已经解救了107名女孩事实上,它什么也没做,而且,女孩们的家长说,此后三周里它也几乎毫无作为 与此同时,我们这些新闻媒体对此也基本上漠不关心我们忙着报道一些不是新闻的新闻,比如失踪的马航370航班的最新消息美国政府、联合国和其他各方势力似乎也没兴趣 然而,世界领袖和新闻媒体撒手不管了,自然会有别的领导者挺身而出五十多名被绑架的女孩设法逃脱了枪手的控制为追击绑匪,手里只有弓箭的爸爸们走进了恐怖的山姆比萨丛林,那里是激进分子的藏身地尼日利亚女性权益倡导人士大声疾呼采取行动,世界各地的社交媒体达人们在Twitter、Facebook和网络请愿活动上将消息传布开来——一场运动开始了 由一名尼日利亚律师在Twitter上发起的#BringBackOurGirls(让女孩回家)标签如今已经被分享了超过一百万次一个尼日利亚人在Change.org上发起了请愿,吁求采取更多措施寻找女孩们,全球超过45万人联署 尼日利亚女人们在羞辱政府:她们宣布要脱光衣服,赤身裸体游行到山姆比萨丛林,和激进分子当面对质,把孩子夺回来 所有这些草根活动——在三周之后——终于一举将这则“新闻”变成了全球议题奥巴马总统本周也发表了看法,并派出一个安全专家团队前往协助尼日利亚悬赏30万美元(约合190万元人民币)征求跟被绑架女孩有关的信息,看来政府终于难堪到要把这当作要事来办了 对这个政府的怀疑不是没来由的,尼日利亚的活动人士有多勇敢,该国的官员就有多懈怠据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报道,一个距离学校仅一小时路程的军营曾经收到警报,但是军队始终没有现身 而后,尼日利亚第一夫人佩逊丝·乔纳森(Patience Jonathan)出面指责绑架案是活动人士编造出来的据称,她下令拘捕了一名女性抗议领导人 目前尚不清楚,这场全球性的呼吁能否奏效,据称已经有两名女孩死于蛇咬但是,在确定女孩所在位置上,美国也许能帮上忙比如有报道说,她们已经被带到乍得湖中的一个岛上那些岛少有人烟(整个区域曾经全部处于水下),植被也不多,所以卫星影像或侦查飞行器也许可以找到她们 在过去,尼日利亚陆军不愿和博科圣地发生直接对抗,与此同时却下手惩治它认为同情该组织的一些年轻男性——将他们集中起来,有时还会动手杀人,从而促使更多的村民倒向博科圣地一些已经被博科圣地夺走女儿的家庭,完全有可能又被军队夺走儿子,但美国进行公开的监控应该可以限制这种暴行 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出更直接的回应博科圣地这个名字大意是“西式教育是一种罪”,该组织要保持女人和女孩的边缘化;相反地,我们可以去教育她们,赋权给她们最终,能给极端主义造成最大威胁的,不是头顶的无人机,而是拿着书本的女孩 那么,我来请大家接受一个挑战 这个周日是母亲节,我们当然少不了要用花朵和早午餐来赞颂自己生活中的妈妈但同时,也让我们借这个机会,来向那些至今下落不明的尼日利亚姑娘表达敬意 其中一个办法是通过女性教育平等活动(Campaign for Female Education)的Camfed.org捐款,支持非洲的女孩上学;40美元的馈赠够给一个女孩买一身校服 还有一个赋权给女性的办法是支持埃德娜·阿丹(Edna Adan)这位了不起的索马里女性开办了自己的妇产医院、助产士培训项目和私立大学,治病救人,提供计划生育服务,反抗女性生殖器切割在EdnaHospital.org上捐50美元,可以资助进行一次安全的医院分娩 还有母亲节运动(Mothers’ Day Movement)的网站mothersdaymovement.org该组织正在乌干达支持一项净水项目有了汲水途径,一些女孩就不必再为了取水而退学了 当可怕的事情发生时,我们不可避免地会感到无助,但这些都是切实的手段,一方面可以和极端主义作斗争,另一方面也向那些失踪女孩致以敬意——比如黛博拉(Deborah)、娜奥米(Naomi)、郝娃(Hauwa)、萍达(Pindar)、玛丽(Mary)、莫妮卡(Monica)、格蕾丝(Grace)、艾丝特(Esther)、艾莎(Aisha)、露丝(Ruth)、萨拉娅(Saraya)、布莱欣(Blessing)、格洛丽亚(Gloria)、克丽丝蒂(Christy)、苔比萨(Tabitha)、海伦(Helen)、艾米娜(Amina)、哈萨娜(Hasana)和萝达(Rhoda)这些勇敢的女孩,也许我们无力营救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