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跟随洪博培拍摄中美关系纪录片

点击量:   时间:2017-08-07 11:16:23

凡妮莎·霍普(Vanessa Hope)在她的首部全长纪录片中讨论了我们当今讨论最广泛的话题之一:中美关系 于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All Eyes and Ears)就诞生了,这部片子主要通过前大使洪博培(Jon M. Huntsman Jr.)的经历——从2009年至2011年在北京任职,到角逐2012年大选的共和党提名——对两国不断变化的态势进行了检视 上周,这部纪录片在纽约翠贝卡电影节(Tribeca Film Festival)进行了首映,洪博培在这里谈到了他参与这部片子的决定“我认为,给两国关系增添一些透明度或许是件好事,”他说,“因为它很复杂,而且经常会因为廉价的断章取义和极端的措辞而受损” 这部纪录片的高层外交工作的场景是以其他两个人物的个人故事为基础的:洪博培在中国出生的养女杨乐意(Gracie Mei Huntsman),以及中国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陈光诚后者于2012年逃脱软禁,之后在美国大使馆避难,目前住在美国霍普在采访中谈论了她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原因,以及在中国工作所遇到的挑战 问:你为何选择中美关系这个主题 答:有许多中国问题专家一直在活跃地争辩这些问题,但那些刚刚接触中国的人,一般是或者了解中国奇迹般的经济崛起,或者知道中国严厉的政治压迫我认为人们对这两个方面的相互联系,以及美国在这个局面中发挥的影响缺乏了解我想拍摄一部既不会把哪个国家异域化,也不把哪个国家浪漫化,而是真实而诚恳地看待所发生的事情的片子因为制定政策的是人,所以很容易出错,从而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在未来做出改变的唯一办法,就是了解目前的情况 问:这个纪录片项目是如何开始的 答:一开始,我在与[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法学教授和中国专家]孔杰荣(Jerry Cohen)拍摄短片但是要想让一部片子能拿到资金,还需要有足够多的人认为这个选题值得筹资所以,虽然我试图凭借孔杰荣来为片子筹集资金,但却未能成功;于是我想,如果我能让一位大使参与此片,应该就能稍微提高一些知名度,而且能得到一些支持 所以我在等待,看奥巴马总统当选后会派谁过来[中国]他任命[犹他州]州长洪博培时——我当时不认识他,以前也没见过他——犹他州一名叫做杰拉林·德雷富斯(Geralyn Dreyfous)的纪录片制片人打电话来说:“洪博培是我们的州长,我一直在和他一起制作艺术节目我与其他新闻制片人谈过,他们认为这个选题很棒,具有可行性,我能为它筹到钱不如你来盐湖城吧,这样你就能宣传这个关于中美关系的故事了” 基本上就是这么个经过杰拉林让我做好准备,于是我就找了我刚刚合作过的摄像,乌拉圭的马热拉·克罗西尼亚尼(Magela Crosignani)我们第一次去犹他州就准备好了拍摄,我们向洪博培和他的夫人玛丽·凯耶(Mary Kaye)介绍了这个项目,说它不是有关洪博培及其家人的传记片,而是一部关于美中关系这个更宏大题材的影片,他们立即表示,“好,开拍吧” 问:美中关系是一个非常宽泛的话题你是如何决定应该专注于哪些问题的 答:它确实需要通过人物,以及他们的遭遇进行限定不过,即使是在这个范围内,你仍然面对着身为大使所面临的大量问题我们有意要展示这段关系里积极的方面,尤其是在影片一开始时,因为每一位大使和履新的官员都带着很高的期望和乐观情绪,都想要促成积极的改变 然后就遭遇了这些可能性的种种限制,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衰退周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想到了20年来在观察美中关系过程中学到的东西:这段关系带有周期性,达赖喇嘛访问白宫、对台军售、汇率或贸易,谷歌遭到黑客袭击的问题,每年都会出现,你能感到双方缺乏沟通于是我们知道,我们要探究的是安全、经济和人权问题 我本来没有想到陈光诚会出现在我们的故事里,但他出现的方式十分具有象征性和深意他在2012年的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抵达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画面,反映了中国经济崛起和政治压迫这两种因素相互交织在一起2009年发起[战略与经济对话]时,安全和经济是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所提出的美中关系的重心仅三年之后,陈光诚在那次会议期间抵达北京——这对他有好处,因为这让他的遭遇受到了国际关注——引发了一系列问题:各国应该如何权衡人权、经济和安全的重要性,以及在何时应该将何者放在第一位 问:洪博培的女儿杨乐意在这部纪录片中很突出,她既是主要人物,又是影片的旁白这是为什么 答:我们在中国的时候,拍了我们能拍的所有人,因为我们试着对每种可能性保持开放的态度,尽管我们只是由两个人组成的小团队我负责声音,马热拉负责拍摄,所以要一次拍摄超过一个人就有些困难在剪辑过程中,我们发现了杨乐意尽管她在镜头面前有些害羞,但我们发现,作为一个人物,与洪博培州长相比,她能让观众更舒服地产生情感上的联系政治人物很棘手,因为人们在看待他们时,经常会有一些过去的包袱,这是我们所没有意料到的虽然我感觉片中有一个政治人物是很棒的,但他[洪博培]并不像杨乐意那样,可以让每个人产生共鸣我们从那里认识到,我们需要多给她一些发言的机会,因为她又年轻又害羞我们把她放在录音室里,给了她一些台词和几个问题,效果棒极了她开始活跃起来,非常自在 问:片子是如何筹资的 答: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资金是一点点筹集起来的,所以我先拍摄,然后展示作品我们选择以一种纵深的视角来看待洪博培在中国的那段时间,这样很好所以我们围绕他在那里的时间展开,还去过中国八到九次,然后跟拍了[2012年的总统]竞选,2013年又拍摄了杨乐意杰拉林从投资者那里拿到的基本是“软钱”(soft money,即金额无上限、可用于推广政治议题的竞选捐助资金——译注)投资者主要是美国人,也有几个中国人,还有一些拨款所以我们就继续拍摄目前片子还没有完成,我们正通过Indiegogo进行众筹 问:在制作这部片子的过程中,你都遇到过什么挑战 答:我们很难进入拍摄的地点,乘火车去西藏就是最好的例子这是一件大事,因为10年来从没有一位美国大使进藏,美国国务院很难获得中国政府的许可我们拿到了许可,开始拍摄,还算顺利我们上了火车,火车开动了,大使的随从都在一个车厢里,他们在找位子,我们就站在边上,等着开拍我们拿出了摄像机,一名乘警走过来对我们说,你们最好在车上找到自己的座位,我们给他看了车票,然后他说,你们上错车了 我觉得这基本上就是一个拖延我们的进度,阻挠我们拍摄的花招大使和他的团队也无计可施,因为他们不想影响大使去西藏的机会,我们也不想影响政府的任何工作 问:你们还遇到了哪些挑战 答:除了抵达拍摄地点之外,我认为最主要的担忧还是怕拍摄之后,拍摄对象会受到伤害你会考虑他们会承担哪些后果,因为话题涉及政治如果我的采访对象因此惹上麻烦怎么办因为中国政府划线的方式十分模糊他们变来变去,你总会犯错我们一直不太确定自己是否越线了 问:这部片子会在中国放映吗 答:我关注了何伟(Peter Hessler)和欧逸文(Evan Osnos)[关于外国作家是否应该遵守中国审查制度]的辩论我更倾向于欧逸文的阵营[抵制审查,即使会阻碍在中国的出版]他们两个人的观点我都理解,我觉得在台湾和香港放映应该没问题,这两个地方都有很多中国人但在中国大陆,这部片子最好还是干脆私下传播吧,这样就不需要接受审查了因为我知道如果在中国放映,肯定就会经过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