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希拉里问鼎白宫,亲弟弟惹事生非

点击量:   时间:2017-07-06 02:04:26

这个身材敦实、靠拐杖走路的60岁男人,似乎不太可能是今年3月一家化妆品公司在加州圣莫尼卡举办的豪华开业派对上的演讲嘉宾 然而,托尼·罗德姆(Tony Rodham)在特邀嘉宾和阔气的投资者当中显得很自在他鼓励了这些人,也主动向他们发出邀约 “如果有任何事情我可以为大家效劳的,只管告诉我,”罗德姆说,“我非常乐意帮忙” 这家化妆品公司后来推出的一段派对宣传片指出,这位演讲嘉宾是“前第一夫人希拉里·罗姆·克林顿最小的弟弟”,这层关系自克林顿家族入住白宫以来一直是罗德姆的名片 过去20年里,待人和气的罗德姆先生时不时地利用他与姐姐和姐夫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的关系,来推进自己失败多过成功的商业生涯与克林顿夫妇的关系让罗德姆拥有了独特的吸引力和大量机会,例如,他曾多次在中国的投资者会议上演讲,还加入了一个想要获准在海地开采金矿的公司的顾问委员会而他称自己是一个“协调人” 不过,他的一些商业活动经常为克林顿夫妇招致公众的审视目光,以及令人不快的质疑或通过利用他与克林顿夫妇的关系,或直接寻求他们的帮助,罗德姆从事了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 在克林顿担任海地灾后重建委员会的联合主席时,罗德姆和同伴寻求达成一笔规模为2200万美元的在海地进行房屋重建的交易三年前,在另一起不相关的法院诉讼中,罗德姆解释称,“在海地有个人”曾经向他“捐赠”1万英亩(约合4050公顷)土地,还描述了在面对繁琐的政府程序造成的延误时,他是怎样敦促克林顿为重建项目拿到投资的 “我是通过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操作的这让我可以接触到海地的官员,”罗德姆在证言文字记录中表示“我催着我姐夫,因为我们的钱就来自他的基金会而海地政府的程序没走完,他也没办法” “他总是对我说,‘明天就可以了,明天,明天,明天’可是这个明天一直也没来” 罗德姆在海地的项目没有做成克林顿基金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基金会不知道罗德姆在海地的项目,也并未参与其中比尔·克林顿办公室说,他没有参与罗德姆在海地的任何项目 不过,罗德姆还是能说服这位前总统以其他方式帮助自己 2010年,罗德姆资金短缺,克林顿帮他在从事电动车业务的绿色科技汽车公司(GreenTech Automotive)找了一份工作,年薪7.2万美元,工作内容是募集投资当时这家公司由特里·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所有,他是克林顿的老朋友,目前是弗吉尼亚州州长 “我当时跟姐夫抱怨没钱然后他就让麦考利夫给了我一份工作,”罗德姆在法庭诉讼中说当时,罗德姆的律师就一桩儿童抚养费用案的未付律师费起诉了他 倒霉的手足向较为成功的兄弟姐妹寻求帮助的故事并不新鲜,总统和他的家人也无法幸免,需要时不时面临类似的窘境对于克林顿夫妇来说,托尼·罗德姆不是唯一让他们陷入尴尬的亲人 克林顿夫人的另一个弟弟休·罗德姆(Hugh Rodham)曾在克林顿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竞选过代表佛罗里达州的联邦参议员,但期间问题迭出,最后未能成功克林顿总统的弟弟罗杰·克林顿(Roger Clinton)曾因分销可卡因的罪名在联邦监狱中服刑一年在克林顿卸任时,这三人都曾涉足替熟人游说寻求赦免的行为,导致国会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他们都是很有意思的人,”克林顿曾经的幕僚、后来成为芝加哥市长的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在2001年的一次采访中说“都喜欢享受生活” 希拉里·克林顿开始总统竞选活动时,休·罗德姆和罗杰·克林顿已淡出公众视野,但托尼·罗德姆却逐渐成了争议性的人物今年3月,政府的一项调查发现,绿色科技汽车公司通过一个美国政府项目为其中国投资者申请绿卡,在签证申请环节享受了特殊待遇调查报告中列举了几个例子,表示麦考利夫和托尼·罗德姆曾联系国土安全部的一名官员,抱怨签证申请的速度 罗德姆失败的海地房屋重建交易此前未被披露,如今激起了外界新的质疑 在竞选活动上,克林顿夫人说起她的两个弟弟时,充满了手足之情在爱荷华州参与活动时,她回忆起两人一起经营父亲的纺织品生意她为竞选出版的官方自传中也对他们进行了着重描写 “家人是她的挚爱,”希拉里·克林顿的发言人尼克·梅里尔(Nick Merrill)说“她的两个弟弟一直都支持着她,她也一直在支持他们不过,他们各有不同的生活和工作、在经历各自的起起伏伏” 作为三个孩子中最年幼的一个,托尼·罗德姆一直生活在姐姐的影子中他大学没有毕业,从事过各种工作——监狱看守、私人侦探,以及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的岗位直到克林顿夫妇入主白宫,他才成了咨询师和中间人他的前任妻子是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参议员芭芭拉·博克瑟(Barbara Boxer)的女儿妮科尔·博克瑟(Nicole Boxer) 他与现任妻子梅根(Megan)及两个年幼的孩子住在华盛顿郊区,那栋大房子位于弗吉尼亚州维也纳的一座山上今年4月的一个下午,记者上门采访,遭到了他的拒绝通过其他途径发送的多次置评请求也未能得到他的回应但他的妻子表示,克林顿夫人参选总统让他们全家非常兴奋“孩子们很喜欢他们的希拉里姑妈,”她说“我们很支持,也很激动” 罗德姆在2012年的法庭诉讼中谈到了自己糟糕的财务状况因为生意上一连串的失败——涉及的领域包括油气、水资源、住房、教学辅导和制药等——他表示自己已经连着10个月没法偿还抵押贷款,正尽量让房子别被银行没收 他说,克林顿夫妇很慷慨,甚至给他的儿子支付学费,但是他们不会再给他更多的金钱资助“希拉里和比尔不愿意再帮我了”,罗德姆说“我的意思是,看看他们为我做过的事情他们过去一直在给我钱” 罗德姆表示,虽然比尔·克林顿帮自己在麦考利夫的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可是6000美元的月薪根本不够花“这份工作和很久之前他帮我找的那份在监狱的工作差不多”,罗德姆说 更重要的是,按照罗德姆的说法,他希望在自己搞的海地重建项目上得到比尔·克林顿的帮助这个重建项目是因为老朋友谢尔顿·德罗布尼(Sheldon Drobny)联系了罗德姆,想要为芝加哥地区的一个承包商牵线搭桥这个承包商希望参与海地的房屋重建工作 德罗布尼联合创办了当年的美国广播电台(Air America Radio),其中主打自由派谈话类节目在接受电话访问时,他表示“我们是想帮忙,仅此而已”,并且称自己的努力属“人道”性质 德罗布尼的说法是,之所以会联系罗德姆,是因为自己认为他同克林顿基金会有关系该基金会在海地重建活动中起着关键作用不过,“因为海地政府不是很合作”,最后什么都没发生 克林顿基金会在其声明中表示,除了支持一场在海地举办的住宅展览会,它并没有直接参与到任何的住宅项目中此外,基金会还指出,罗德姆的项目并不在提交给展会考虑的300多个项目之列 罗德姆预测,如果海地的生意能做成的话,自己能从中赚取100万美元他在法庭作证时表示,这笔钱将足够用来带家人到迪斯尼世界游玩,偿还包括法务费和拖欠良久的联邦税费在内的债务 关于法务费的问题,罗德姆最终和他以前的律师格温德琳·乔·M·卡尔伯格(Gwendolyn Jo M Carlberg)达成了和解卡尔伯格在电话访问中表示,虽然她和罗德姆之间有过诉讼纠纷,但是罗德姆给自己的印象并不差“我在托尼身上发现了很多优点,”她说 在开拓商机和个人亮相的事情上,他仍然很受欢迎 罗德姆在今年3月份出席的永利美妆与健康公司(Wynn Beauty & Health)在加州圣莫尼卡的庆典活动就是一例在活动上,真人秀节目《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的一名选手进行了表演除亮相宣传视频以外,罗德姆还拍下了至少一打的照片 但在记者联系了这家公司之后,罗德姆在视频里的片段就被删除了,他在公司Facebook页面上的照片也不见了踪影在回复采访要求的邮件中,公司表示,罗德姆并没有参与到业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