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巴黎超市地下室发现中世纪古墓

点击量:   时间:2018-01-06 14:18:18

巴黎——巴黎第二区雷奥米尔街(Rue Réaumur)和塞瓦斯托波尔大道(Boulevard de Sébastopol)的街角有一家模诺皮超市(Monoprix)穿过超市一层一排排的发饰货架后,有一扇门标注着“仅限员工” 通过门后的走道向左转,再沿着金属旋转楼梯一路向下就来到了地下室穿过瓶瓶罐罐的果汁和碳酸饮料,再向下走一截楼梯,一段可怖的巴黎历史就会呈现在你面前:一个集体墓穴,一排接一排中世纪的骸骨,共计316具 这个墓穴是在1月被发掘的考古学家们认为,它属于中世纪时附近的一所医院的墓园,那所医院叫“三一医院”(Hôpital de la Trinité)这个长久不见天日的集体墓穴提示人们,无论巴黎表面上何等气派,这里到处都是还未发掘的考古宝藏,有些壮丽宏伟,另一些则阴森恐怖 对于考古学家来说,阴森恐怖可能是好消息 “每次发掘都是一个大事件,但如果是发掘坟墓,那就更好了,因为你能直接接触到曾经活生生的人,”历史学家、巴黎第八大学(Université Paris 8)教授鲍里斯·博夫(Boris Bove)说“大部分时候只能偶然挖掘出建筑物”他最近与人合著了一本有关中世纪法国首都的书 将遗骸发掘出土的,是法国国家考古学保护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Preventive Archaeological Research,又简称Inrap)一个由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伊莎贝尔·阿巴迪(Isabelle Abadie)带领的团队 “墓穴中有婴儿、年幼的孩子、青少年,也有成年人,有男有女,也有老人,”最近一天的下午,阿巴迪在Inrap位于新庭(La Courneuve)的一座仓库中说出土遗骸目前都被存放在这个位于巴黎北部边缘的郊区 “这是一次死亡危机,这点很清楚,”她一边这样补充,一边指着一摞一摞箱子箱子里是几百个标了号的塑料袋,每个袋子里都满是骨头过去几百年的时间已经让骨头变成了褐色就在不远处,部分遗骸已经被仔细地用水和牙刷清洁过,放在金属托盘上晾干 阿巴迪和她的团队花了两个半月的时间、从八个不同的墓穴中发掘遗骸这些墓穴占地超过1000平方英尺(约93平米),有时可达五人之深在主墓穴里,175具遗体头脚相接整齐地排列着从其他较小的墓穴中出土的遗骸,则随意地堆在一起——大概是瘟疫蔓延、匆匆埋葬尸体的迹象 DNA检测和碳元素年代测定法往往耗时数月,所以阿巴迪现在还无法断言这些遗体是什么时候、如何被埋葬在这里的“有可能是因为鼠疫,有可能是饥荒,目前来看有多种可能——但遗骸上没有创伤痕迹,所以死因应该与暴力和战争无关,”她说 历史学家博夫说,和欧洲大部分地区一样,在14世纪40年代末鼠疫大流行期间,巴黎也受到了鼠疫的侵袭“具体的数字我们无法提供,但巴黎失去三分之一的人口也不是不可能的,”他说 Inrap的区域副主管皮埃尔·瓦拉(Pierre Vallat)称,三一医院建于13世纪早期的城市边缘之外,并且在不同的时间里,分别充当过穷人和朝圣者的庇护所,为传达宗教教诲上演过圣经戏剧,充当过传染病中心,甚至还曾向孩子们教授职业技能 瓦拉和阿巴迪说,此次发现是巴黎第一个得到发掘的中世纪医院遗址能够研究当年居住在首都,而不是遥远外省的人的遗骸,能够得到宝贵的信息,从而了解当权者如何做出决策,以及那些决策如何影响民众 “这家医院的历史真的见证着法国的全部历史,”瓦拉先生说“这是一个全面的历史,不仅仅是富人和名流的历史这里不是凡尔赛宫” 许多中世纪墓穴里的遗骸在18世纪晚期被转移到了巴黎地下墓穴,不过这个埋葬地的一些遗骸,在这所医院于法国大革命期间的1812年关闭时,可能被忽略掉了那时医院最终被拆除,之后又被新的建筑所覆盖 法国商人菲利克斯·波丹(Felix Potin)在1860年于塞瓦斯托波尔大道和雷奥米尔街的路口开设了巴黎最早的现代零售店之一在1990年代公司被出售之后,那个位置成了模诺皮,时至今日仍有装潢考究的阳台和灰色的大穹顶 因为巴黎在中世纪之后不断有人迁来居住,没有哪个地方可以轻易地挖掘考古挖掘很少开展,而且只有当建筑工人偶然发现废墟或遗骸,或者当Inrap在施工开始之前预防潜在危险时才会进行 “从考古学的角度来讲,巴黎几乎是个未开发的地带”博夫说 2013年,在对城岛(Ile de la Cité)上一座新建的警察总部接待大厅进行施工的过程中,Inrap的一个团队发掘了好几层历史的片段,其中包括17世纪一个圣保罗教士会教堂的地基2006年,皮埃尔与玛丽居里大学(Pierre and Marie Curie University)位于塞纳河左岸的一所研究机构在施工过程中,发现了高卢罗马时期的一条街道和几座房屋的遗迹高卢罗马时代结束于5世纪 当模诺皮超市的管理层决定翻新店面的地下室时,工人们无意中发现了被人遗忘已久的地窖,以及地窖下面的骷髅 有时候,只有把东西挖出来,才能揭示档案所不能揭示的事情在80年代,修建卢浮宫广场的一座玻璃金字塔时,发现了王宫的许多旧有部分,那是考古学家第一次看到14世纪查理五世统治时期这座城市的外墙 真正的发现还深埋地底,法国首都以前的居民留下了许多遗迹有待发掘,尤其是在城市的中心,居民们堆叠了一层又一层的历史 “巴黎建城原本是在塞纳河畔,经常洪水泛滥,”迪迪埃·比松(Didier Busson),一名为市政府工作的考古学家说道“你不得不经常性地重建,就要夯平现有的土地再垫高,地面也就渐渐升高了” 比松说,在城岛的一些地方,“巴黎的所有历史都藏在6米厚的地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