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美国应从伊战错误中学到些什么?

点击量:   时间:2017-10-03 02:09:05

 如果能回到1889年,掐死尚在襁褓中的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你会下手吗从某方面看,答案显而易见当然应该那么做没有希特勒,纳粹党没有了一个极具煽动力的领袖,大概就无法夺得权力大概也就不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会有大屠杀,不会有东西两线成百上千万的死难者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女性就不会渐渐汇入劳动力大军不会有《退伍军人安置法案》(G.I. Bill)和高等教育的迅速扩张你将看不到欧洲的平定和“美国治下之和平”(Pax-Americana)带来的几十年的平静与繁荣,亦或你也不会看到不列颠等帝国的终结 历史是一张无比纷杂的因果之网要擦除过去的错误,就等于毁灭当下的世界你不能回到过去,在当时就知道你现在才知道的事你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 因此,对于过去的错误,我们很难给出一个言简意赅的答案你是否会回到过去,纠正自己的错误,这个问题是无法回答的唯一有意义的问题是,从过去的误判中你得到了什么经验,能助你继续前行 这就让我们想到了伊拉克事情发展到今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初的战争决策是错误的,那个决策由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提出,在民调中得到了72%的美国民众支持我当时也是一名支持者 得到的教训是什么 首先我们认识到,应该带着一种怀疑的眼光看待情报成果如今坊间流传的一个说法是,有关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全都是在政治压力下捏造出来的,那场战争的背后,有一个向我们撒下弥天大谎的政治阴谋 但这和事实并不相符了解2005年罗伯-希尔博曼(Robb-Silberman)报告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人类易谬性的案例那份详尽的两党调查报告发现了“一个重大情报失误”:“情报界的评估失误远非问题的全部情报的评估以及与决策者的沟通,都存在严重缺陷” 伊拉克战争的错谬提醒我们,要保持谦卑的认知态度我们对世界的了解并不多,有很多信息还是错误的一个成功的总统应该在踌躇中做出决策,随时准备接纳新的证据,不要落入那些为过度自信的人设下的圈套 伊拉克给我们的另一个教训是要思考这个问题: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其他国家任何一个外交政策窘境都是可以度量的我们是应该走上前去,影响这个或那个地区还是因为担心可能会把一切变得更糟,而驻足不前 自1990年代以来,我们中有许多人倾向于干涉主义我们看到支持种族隔离的政权倒台,让南非有了改善我们看到共产主义政权的倒台,让东欧诸国有了改善我们心想,如果能推翻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就能终结又一个邪恶帝国,开始逐步改善伊拉克乃至阿拉伯世界的人类发展状况 这种设想有没有出现呢放在2004年,我会说有在2006年,我会说没有2015年,我说有,也没有,但基本上没有 伊拉克今天的局面提醒我们,我们其实不太了解其他文化会如何演进我们只能对他国的治理施加生硬而间接的影响当你打破一地的基本秩序时,人民会用宗派性的野蛮来应对 如果说冷战的胜利让我们学会了主动出击,做一个干涉主义者,那么2003年伊拉克战争决策留给我们的,就是要把这种过度的干预思维收一收,对美国理解其他地区和促成变化的能力,不要太过有信心 这些都是一场更大范围内的教育中的数据点——此外还有向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增兵,以及近期的撤军现在的我不像2003年的乔治·W·布什,有那么强烈的干涉主义本能,但也不至于要像眼下的奥巴马总统这样,如此拒绝这种本能 总而言之,伊拉克告诉我们,当一个领导人企图强行实现革命性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时,我们要提高警惕它告诉我们要尊重修修补补的人,也就是那些细致考虑背景情况,试图带来渐进性、持续性变化的领导人它告诉我们,对历史的错综复杂心存敬畏的人,谨慎看待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影响,知道自己无法全然预测或理解行动后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