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除了想家,斯诺登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点击量:   时间:2017-10-04 05:09:15

华盛顿——作为一名逃避间谍罪指控而离开美国、躲在俄罗斯的国际逃犯,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是个有办法的人 5月,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前承包商雇员斯诺登在全球各地的虚拟旅程仍在继续:他通过视频出现在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的校园里,出现在斯坦福大学的“杰出人士演讲”系列活动中;出现在挪威和澳大利亚的会议上按照计划,月底之前,他还将通过视频对意大利和厄瓜多尔的观众演讲,以他为主角的奥斯卡获奖纪录片《第四公民》(Citizenfour)将在这两个国家上映 但在携带存有NSA机密信息的笔记本电脑从夏威夷飞往香港两年后,斯诺登的事业成就远远不止于此 两周前,他最初揭露的NSA收集数百万美国人电话记录的项目,被一家联邦上诉法庭裁定为非法上周,众议院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了一项旨在改造这一项目、禁止政府大规模搜集民众通话记录的议案,奥巴马总统对此持支持态度,参议院目前正在讨论该议案与此同时,让联邦调查局(FBI)非常恼火的是,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正在加快推行数据加密——包括智能手机数据加密——技术的步伐,对通信信号进行加扰,帮助用户避开斯诺登所揭露的这种政府监控 斯诺登的法律顾问、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律师本·维茨纳(Ben Wizner)表示,斯诺登对这样的结果非常满意,他一开始还担心他揭露的事情会被忽略但关于斯诺登的讨论远未结束 斯诺登的批评者在2013年曾预测,在俄罗斯等待他的将是无人过问的苦涩生活,竭力驳斥此类言论的维茨纳说,“他现在过得非常丰富多彩,非常充实”“他已经成为了一位如此杰出的公众公民他能够利用技术克服被放逐的窘境,参与到由他发起的讨论之中,多完美啊” 关于这个始于2013年5月20日(斯诺登飞往香港的日子)的传奇,美国情报官员的说法截然不同斯诺登泄露数百份NSA高级机密文件的决定,令奥巴马政府里的许多人怒火中烧,他们说,斯诺登泄露的信息会让恐怖分子以及美国的其他对手受到启发,摸索出避免被NSA监听的方法 直言不讳地批评了泄密行为的NSA前首席法律顾问斯图尔特·A·贝克(Stewart A. Baker)称,“在美国,我们的讨论其实只限于斯诺登泄露的第一份文件”他指的是授权启动电话记录监控项目的秘密法庭判令“余下的文件对外界而言只是某种情报色情片——‘哎呦喂,看看NSA干什么呢’” 曾担任中情局副局长和代理局长的迈克尔·J·莫雷尔(Michael J. Morell)在一本新出版的回忆录中表达了许多情报界资深人士的悲观看法,甚至谴责说,斯诺登的泄密之举让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又称ISIS 或ISIL)变得更强大了 “ISIS是以斯诺登为师的恐怖组织之一;显然,他的行为是促成ISIS崛起的因素,”莫雷尔在名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世界大战》(The Great War of Our Time)的回忆录中写道“简而言之,斯诺登已经让美国以及我们的盟友处于远不如以前安全的境地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美国人可能会因为斯诺登的行为而死于恐怖分子之手” 鉴于此类评价,检察官并未露出要跟斯诺登达成认罪协议的意向,尽管后者声称愿意认罪服刑俄罗斯政府去年夏天给予斯诺登为期三年的居住许可;目前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他将很快离开他的美国护照已经被注销了;由于不是俄罗斯公民,他也并不持有俄罗斯护照即便取得某种旅行证件,他仍然面临着极高的风险,有可能在其他任何国家遭到逮捕,被送回美国受审 斯诺登的律师称,演讲费是斯诺登的主要收入来源,有时露一次面可以拿到超过1万美元他的美国女友林赛·米尔斯(Lindsay Mills)已经在莫斯科跟他团聚了米尔斯曾代表他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 但斯诺登的身份,即便很复杂,也与他2013年6月在香港首次公开亮相时有了很大的差别,当时他只是泄露NSA档案的源头那时在国会及有线电视上很多人都提到叛国罪,暗示斯诺登肯定是俄罗斯或中国的特工,甚至呼吁通过无人机袭击除掉他 迄今为止,尚未有证据证明斯诺登为了其他国家而获取NSA数据,或者曾将数据分享给记者以外的人(前中情局官员莫雷尔表示,他认为,“鉴于斯诺登的心态,以及他对所有情报机构的明显恶感,”他会拒绝俄罗斯或中国开出的一切条件) 本月在普林斯顿大学,法律及公共事务课程负责人金·莱恩·谢佩勒(Kim Lane Scheppele)向挤满了一个大礼堂及两个外厅的观众介绍了斯诺登她承认,一个法律课程邀请面临严重刑事指控的人担任演讲者是十分罕见的 “但今天到场观众的数量说明,”她说,“爱德华·斯诺登做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他所揭露的信息使公众意识到,都有哪些事在以我们的名义进行着” 然后,斯诺登的巨大投影图像出现在舞台上他羞怯地笑了笑,抱怨称自己看起来像是“老大哥” 上周五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他回答了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他是英雄还是叛徒 “这不是关于我的问题,”他坚称“而是关于我们大家的我不是英雄不是叛徒我跟房间里的每一个人一样,就是一名普通的美国人” 但他并没有出现加州的那个房间里,提到这一点时,他有些伤感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