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巴西警察滥杀无辜,民众习以为常

点击量:   时间:2017-11-01 20:05:11

里约热内卢──在阿莱茂住宅区,一片满布着水泥空心砖住宅的巨大迷宫里,埃杜瓦尔多·德耶苏斯(Eduardo de Jesus)的母亲听到一声震耳的枪响当时,埃杜瓦尔多正在自家的门阶上 几秒过后,她看见十岁的儿子躺在地上,头部中枪身亡,于是跑向手持枪械的警察 “我抓着他的背心大喊;‘你杀了我儿子,你这畜生!’”40岁的母亲泰蕾齐妮亚·玛莉亚·德耶苏斯(Terezinha Maria de Jesus)说 “他举起步枪指着我的头,对我说:‘我杀了你儿子,也可以杀了你’”她说道“我对他说:‘动手吧你杀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把剩下的也拿去’” 埃杜瓦尔多的尸体与邻居指责警察的尖叫声,都被手机拍摄下,并自事件发生以来一个月,通过社交媒体传遍巴西这起事件让人难得一窥当地社会的绝望:警察杀人的事件常见到让美国相形见绌 根据独立研究团体“巴西公共安全论坛”(Brazilian Public Security Forum)的统计,巴西在2013年至少有2212人被警察所杀专家表示,由于有些州不公布警察杀人的资料,实际数字可能高出很多 里约热内卢的阿莱茂一名儿童被警察射杀类似案件并未促使警方对执法手段进行重大改革 Mauricio Li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比巴西多上一亿人口,但联邦调查局(FBI)统计的警察杀人案件远远少于巴西:根据可取得的最新数据,在2013年仅有461人有的数据来源估计美国每年的死亡数字约有1100人,但仍不到巴西的一半 警察杀人事件在美国的巴尔的摩、密苏里州弗格森等城市点燃了抗议的怒火,但在巴西,人们往往漠然地接受它们的存在,认为这是在充满暴力犯罪的国家中维护治安的常态 “当然,若是住在富人区的金发碧眼男孩受害,愤慨之情就会不一样,”长老教会牧师安东尼奥·卡尔洛斯·科斯塔(Antônio Carlos Costa)说他在协助跟进警察杀害14岁以下儿童的案件“巴西的警察杀儿童、青少年与成人,他们是一场大屠杀的受害者,在这场屠杀里丧命的人甚至要比某些战区还多” 随着里约当局为准备明年的奥运而大举镇压,警察杀人的数字也暴增,有时会引发众怒 在埃杜瓦尔多死后,警方用烟雾弹与橡胶子弹镇压阿莱茂住宅区的示威这是个杂乱无章的贫民窟,或者说市内相对贫穷的区域,其中大多是非法住宅在里约另一处名为圣卡尔洛斯的贫民窟,人们指责一队警察杀死了两名男子,一些公共汽车被烧毁 但在巴西多数地方,支持严厉执法手段的声音越来越多 在这个犯罪猖獗、杀人案发率高居全球首位的国家(根据联合国的数据,2012年有50108人被杀),为了应对广布的恐惧,有执法背景、对犯罪强硬的保守派政治家,在最近的州级及联邦大选中获得大量选票,撑起巴西国会中通常被称作“子弹派”的派系 有些子弹派成员公开赞扬警方巡逻时的杀人之多其中一位名为保罗·特利亚达(Paulo Telhada)的政治明星,在圣保罗担任警察期间便杀死过30多人,他在最近的一次访谈中表示,他觉得“不需同情暴徒” “部分中产阶级将警察杀人视为正当执法,”从事警察问题跟踪调查的组织“我为和平协会”(Instituto Sou da Paz)会长伊万·C‧马尔克斯(Ivan C. Marques)说 据里约州公共安全中心(Institute of Public Security)称,在2014年,光是这个州就有563人被警察杀死,较一年前的数字上升35% 这个数字比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全国记录还要多上许多,而美国人口是里约州的20倍 泰蕾齐妮亚·玛莉亚·德耶苏斯和何塞·玛丽亚·费雷拉·德索萨,两人的儿子、10岁的埃杜瓦尔多,在里约热内卢被警方杀死 Mauricio Li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有时必须等到像这样的十岁孩童受害了,人们才惊诧地发现这是多么惨绝人寰的悲剧,”研究警方执法问题的专家伊格纳西奥·卡诺(Ignacio Cano)表示“可悲的是,唯有极端无辜的受害者,才能让人们有所触动” 许多受害对象为孩童的未破命案,都以“流弹误伤”草草了事其中有些案件起因于警方在人口稠密处的缉毒行动,让民众不禁质疑,警方在住宅区发动大规模突袭的策略是否得当 研究人员表示,遭警方射杀身亡的案件之所以如此频繁出现,其原因不一而足最显而易见的推论是,贫民窟的那些缺乏训练、薪水微薄的警察,面对治安恶劣的环境,本能上往往选择先开枪,而这种本能来自恐惧、多疑,并认为警察开枪理所当然 一些精英警察单位,例如里约的特种警察部队(Police Special Operations Battalion),就公开宣扬他们的杀伤能力,甚至因此沾沾自喜它的徽标是一颗骷颅头和两把交叉的手枪 但分析专家表示,整个治安系统普遍认为,罪犯和被认为是罪犯的人是无法改造,必遭社会唾弃,那些精英无非是系统中格外尖锐的一份子 在巴西,许多监狱都遭受贩毒帮派控制,因此某些警官认为,将罪犯送进监狱不但无助于减少犯罪,甚至还可能助长犯罪 许多牵涉警方的命案都记录为“拒捕伤亡”或“与警方冲突伤亡”,然而人权团体表示,这些案件往往是即刻处决 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讲师暨巴西警务系统专家葛兰姆·丹亚·威利斯(Graham Denyer Willis)认为,“对警方而言,直接射杀嫌疑犯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也简单得多”为了改善某些城市的治安,民众受到波及也是无可避免的,其结果“显然是一种社会清洗” 有时候,有关当局甚至对这种处理方式大表赞扬 南马托格罗索州州长安德烈·普契涅利(André Puccinelli)就一名休假警员枪杀两名武装抢劫分子的案件发表评论,说“他每送一个暴徒下地狱,我就颁给他一面奖牌” 里约州当局表示,自从执行所谓的“绥靖计划”,向贫民窟派驻安保力量后,警方杀人的数量由2007年的1330人降为2014年的563人 在阿莱茂住宅区玩耍的儿童许多涉及儿童被杀的未破案件都以“流弹”伤亡为由草草收场 Mauricio Li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不过安保当局也承认,问题仍旧悬而未决 “我们需要更多培训,让警察同仁有充分能力应付治安恶劣的地区,”里约州总警监罗布森·罗德里格斯(Col. Robson Rodrigues)表示“警方的执法行动仍有必要进行修正” 人权团体质疑有关当局是否真的在遏止警方枪杀平民的行为,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Federal University of Rio de Janeiro)社会学家米谢尔·米塞(Michel Misse)在研究中检验了707件警方致死案例,发现检察官在99%的案子中,都拒绝对警察提起诉讼 以埃杜瓦尔多的案子来说,这位十岁男孩在4月被射杀,警方发言人表示,该案仍在侦查中 埃杜瓦尔多的母亲德耶苏斯女士表示,她会问自己,警方是否不知怎么,认为儿子持有武器,虽然开枪时是白天,而他手中的白色手机也很难和武器混淆 德耶苏斯女士表示,事发当时她和邻居急忙赶赴案发现场,以免警方把武器栽赃在埃杜瓦尔多身上 里约州州长卢伊兹·费尔南多·佩泽奥(Luiz Fernando Pezão)对媒体承认,埃杜瓦尔多的死亡是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