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海豹突击队6分队:美国秘密战争中的影子战士

点击量:   时间:2017-07-05 07:16:08

他们在索马里荒野的秘密基地里策划致命的任务他们在阿富汗与敌人近身缠斗,身上浸透了别人的鲜血在夜深人静开展秘密搜捕时,他们的首选武器里有特制的卡宾枪,也有原始的战斧 他们在世界各地设立着伪装成商业船只的间谍站,化身为幌子公司的平民雇员,假扮成一对对男女伴侣在使馆开展秘密行动,追踪美国希望击杀或抓捕的人 这些行动是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第6分队(SEAL Team 6)不为人知的历史的一部分第6分队是美国最具神话色彩、最秘密、也最少受到监督的军事组织之一,最有名的战果是击杀了奥萨玛·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它最初的规模不大,只执行特殊而罕见的任务,但在逾十年的战斗中,它已经脱胎换骨,转变成为一台全球追捕机器 这样的角色体现了美国的作战新方式,冲突不再表现为战场上的输赢,而是对可疑武装分子毫不留情的击杀 第6分队是一个机密的特种作战部队,有关它的一切几乎都笼罩在秘密中——五角大楼甚至没有公开承认它的名字 ——尽管最近几年,有人讲述过它的一些功绩;而这些讲述在很大程度上带着一种仰慕之情不过,在对几十名现役队员、前队员和其他军官的采访,并查阅政府文件之后归纳出的第6分队的演变过程,揭示了一个更为复杂、更具争议性的故事 除了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艰苦消耗战,第6分队还在其他地方开展任务,士兵和间谍之间的传统界线在这些任务中变得模糊分队的狙击小组进行了重组,以开展秘密情报行动,海豹突击队在“欧米茄计划”(Omega Program)中与中情局特工携手合作;该计划为追捕敌人提供了更大的灵活性 虽然第6分队已经成功地开展了数千次的袭击,并且被军方领导人认为起到了削弱武装分子网络的作用,但它的活动也触发了人们的一些常见担忧,如过度杀戮和平民伤亡 当有人怀疑第6分队存在不当行为时,它遭受的外部监督相当有限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简称JSOC)负责监督第6分队的任务开展,它对将近10起事件展开过内部调查,但是很少把它们交给海军调查部门处理“JSOC调查JSOC的事情,这就是部分症结所在,”一名参加过特别行动的高级军官说就像很多其他接受本文采访的人一样,此人也不愿意具名,因为第6分队的活动属于机密 就连军方的文职监督者也不会定期检查该分队的活动“这方面国会不想知道太多,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前国务院高级法律顾问高洪柱(Harold Koh)说,他曾为奥巴马政府提供秘密战争方面的指导 自2001年以来,大批资金被注入第6分队,让它得以大幅扩张队伍——被称为“行动员”的突击队员达到约300人,外加1500名后方人员——以满足新的需求但是,第6分队一些队员质疑,连轴转地采取行动,可能已经侵蚀了该分队的精英文化,用不太重要的作战任务拖垮了分队他们被派往阿富汗追捕基地组织的头目,但却花了几年时间和中低层塔利班和其他敌对武装分子开展近距离战斗一名前行动员说,第6分队的队员被人当成“带枪的万能内野手”来使唤 这样做付出了很高的代价:过去14年里阵亡的队员人数,多于以前所有时候的总和不断地攻击、跳伞、艰苦的攀爬、爆炸,令很多人身心俱损 “战争不像美国想象的那么美好,”布里特·斯拉宾斯基(Britt Slabinski)说“一个人长期从事杀人勾当,就会受到感情上的影响它会让你露出最坏的一面,也会让你露出最好的一面” 斯拉宾斯基是一名退役的第6分队资深士兵,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参加过大量战斗 第6分队在陆军的对应组织“三角洲部队”(Delta Force)表现勇猛,因此最近的两位美国总统把他们部署到了很多麻烦不断的遥远地区其中包括叙利亚和伊拉克,现在这两个国家受到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的威胁,还有阿富汗、索马里和也门等陷入了持续混乱的国家 就像中央情报局开展的无人机袭击一样,特种作战任务也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了一个方式,来替代代价不菲的占领性战争但鉴于第6分队的保密性质,对其记录和其行为的后果进行充分评估是不可能的——它造成的后果包括在开展行动的国家引起平民伤亡或者仇恨融入到美军战斗中的这些特种作战任务,几乎没有做过公开讨论或辩论 前内布拉斯加州民主党参议员鲍勃·克里(Bob Kerrey)在越南战争期间为海豹突击队成员,他警告说,第6分队和其他特种作战部队已被过度使用“他们已变得有点像1-800号码,随时有人想办什么事,就会找到他们,”他说,但是,每当美国领导人面临的情况是“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可怕的,一个糟糕的”时,如此依赖他们也是必然的,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你没有选择” 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虽然拒绝专就第6分队置评,但表示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其部队“参与的袭击涉及到在多个地区的数以万计的任务和行动,并始终遵循美国武装部队要求的最高标准” 司令部称,对行动员的训练针对的就是复杂而快速移动的行动环境,并相信他们能够采取合适的行动“所有关于不当行为的指控,我们都进行了认真对待,”该声明说“如果有一定的证据,就由军事或执法部门来处理” 第6分队的支持者对这种隐形战士的价值没有表示丝毫怀疑“如果你想让这些部队做一些偶尔不太符合国际法的事,”前北约最高司令官、退役海军上将詹姆斯·G·斯塔夫里迪斯(James G. Stavridis)在谈到进入未宣战地区作战时说,“你当然不希望这样的事公开出来”他说,第6分队“应该始终在暗中行动” 但也有一些人警告说,像这样远离公众视野,无休止地开展秘密任务是有风险的“如果你不承认在战场上,别人不知道你在那里,”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国家安全法专家威廉·C·班克斯(William C. Banks)说,“你就不会被问责” 大多数的任务都不会造成人员死亡第6分队的几个队员表示,他们会把妇女和儿童集中到一起,用推搡或枪管把男人弄到一边,然后挨家进行搜查他们经常活捉敌人 第6分队的队员经常在上级指挥官的注视下采取行动——海外行动中心的军官,或者欧西安纳海军航空站(Oceana Naval Air Station)的丹奈克附属中心(Dam Neck Annex)的军官后者位于弗吉尼亚州弗吉尼亚海滩的南部,那里的军官会定期查看无人机在高空传回的攻击现场监视视频但是,他们也拥有很大的自由度虽然特种作战部队采取行动遵循的规则与驻阿富汗的其他军事人员的相同,但第6分队的成员通常在晚间执行任务;在鲜有目击者的黑屋子里、在摄像机镜头之外,操纵着生死大权 一名士官说,把规则归结成一句话就是:“如果你判断自己受到了威胁,那么马上你就要杀死某人”他讲述海豹突击队一名狙击手在阿富汗的几次不相关的行动中打死了三名手无寸铁的人,其中一个是小女孩此人告诉上司说,他觉得他们构成了威胁从法律上讲,那就足够了“但是,这在第6分队行不通,这个士官说“你真的一定要受到威胁”他还说,那名狙击手被迫离开了第6分队 除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外,第6分队“黑色中队”(Black Squadron)的成员分散在世界各地执行间谍任务“黑色中队”最初是第6分队的狙击单位,但在9·11恐怖袭击后重组,以开展“先遣部队行动”,这个军事术语是指开展情报搜集和其他秘密活动,为特种作战任务做准备 第6分队其他部门没有女性行动员,但黑色中队有在海军,黑色中队招募并派往海外收集情报的女性,通常会与男性成员合作,在使馆工作一位前第6分队队员称,黑色中队的男性和女性成员经常成双结对地开展工作这叫做“形象软化”,因为在敌对情报机构或武装组织眼中,一对伴侣的可疑性会低一些 黑色中队目前有100多名队员,它的发展壮大与全球各地威胁增长的感觉相吻合这也反映了美国政策制定者们的变化1993年索马里摩加迪沙发生“黑鹰坠落”,之后数年中,政府官员对使用秘密部队感到焦虑不安,但如今他们愿意派遣第6分队这样的组织前往冲突地区,无论美国是否决定承认它的作用 “我还在第6分队时,我们总是到处求战,”瑞安·津凯(Ryan Zinke)说,他曾是第6分队军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