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韩国医院拥挤助MERS蔓延

点击量:   时间:2018-01-01 03:10:01

韩国首尔——刚开始,医生以为这名68岁的老人只是得了肺炎他不停地咳嗽,呼吸困难,辗转于四家医院之间九天之后,官员们才弄清楚,他的病其实要比预想的严重得多,传染性也强得多 卫生官员称,这名男子在此期间感染了数十人,而这些人随后成为了潜在的病毒携带者,继而又感染了数十人,如此这般延续下去 最初的诊断错过了这名韩国第一例中东呼吸综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MERS)患者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患者并未提供有关自己行程的完整信息,而且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也承认MERS病毒早期不易确诊,因为其症状与普通感冒等其他呼吸道感染相似然而,卫生专家周一指出,韩国医院系统的特点导致了问题在这里尤其严重 韩国患者认为,最大的医院拥有最好的医生为了能转入这些医院,患者相互争抢、连哄带骗,还会搬出大人物来增加自己的几率家属和外部看护人员与患者在拥挤的急诊病房里共处一室他们往往会留在病房陪伴患者,并承担大部分的护理工作——擦汗、倒便盆、更换床单,同时他们自己也暴露在病毒之中 “我们的医院非常拥挤,这是一个缺陷,”首尔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Graduat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at 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流行病学教授赵成日(Cho Sung-il,音)说“在韩国医院急诊室发生密切接触的几率更高例如,座位和床位往往紧挨在一起” 截至周二上午,韩国官方确定了至少95个MERS病例,并且正在对2500余人进行隔离观察,看他们是否存在相关症状目前已有至少七名患者死亡 包括乡镇居民在内的众多患者会来到大医院寻求治疗,以致于为亲朋好友在首都首尔的大型医院获取床位已经成为检验个人社交能力的一项标准患者前往小医院通常是为了获得去大医院的转诊证明 韩国的绝大多数MERS病例出现在两家医院,而它们均为所在城市中最大的医疗机构之一 “很多人都想到有名的医院就医,一些人甚至会在急诊室一直等待下去,直到出现空床位,”大韩感染学会(Korean Society of Infectious Diseases)理事长金宇柱(Kim Woo-joo)说,“在大医院,我们发现人满为患这是非常典型的韩国现象我想,当有新的传染性病毒爆发时,情况就不妙了”金宇柱负责牵头政府针对MERS疫情开展的流行病学研究 从很多方面来看,韩国是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国家之一,大部分人口上网,几乎人人都有智能手机不过,短短几天之内,韩国也因为成为除沙特阿拉伯之外MERS病例最多的国家而闻名MERS最初于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被发现 研究人员已将MERS追溯到一种据信从骆驼传染给人类的病毒身上当附近有受感染并且咳嗽的病患时,这种病毒可能会通过呼吸同样的空气而传播它会引发高烧和与肺炎类似的症状,而且无法治愈 第一位感染者(也被称为指示病例)求医的漫长征程开始于5月11日,这一天他首次出现了发烧和咳嗽的症状在5月12日、14日和15日,他都曾前往位于首尔以南的家乡牙山的一家诊所就医医生被难住了,而且也不知道他在5月初去过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就让他去了一家更大的医院——首尔以南37英里处的平泽圣母医院 病情仍然没有好转,于是他又来到首尔,希望获得更好的治疗5月17日,他来到了一家小型医院,在那里拍摄的X光片显示,他患有肺炎第二天,他来到了首尔的三星医疗中心(Samsung Medical Center),这是韩国最大的医疗中心之一在那里,医生怀疑他患有MERS,而且知道了他去过中东的情况,于是对他进行了隔离这个正确的诊断在5月20日获得证实 金宇柱说,圣母医院的拥挤环境为病毒传播创造了理想的条件迄今为止,圣母医院已有37名患者被证实感染了这一病毒——占已知总接触人数的40% “那一定是他体内的病毒最活跃的时期,他的咳嗦喷出了许多病毒飞沫,”金宇柱说 一位被指示病例感染的圣母医院患者后来住进了首尔三星医院的急救病房,在那里传染了至少35人近700名到过这里的急救病房的人员已被隔离 目前在公众当中还没有出现恐慌迹象不过,对这种病毒的恐惧已促使近2000所幼儿园和学校关闭,一些音乐会及宗教和社会活动也被取消口罩和洗手液的销量飙升棒球场馆的上座率则大幅下降 香港的应变级别一共分三个等级,目前已经从戒备升高到严重级,这显示出亚洲的恐惧在扩大应变级别的上升意味着入境口岸将实施更加严格的管控香港卫生防护中心在网站上发布了一则关于提高应变级别的公告,敦促人们“如非必要,避免到韩国旅游” 世界卫生组织(WHO)似乎不那么担心,该机构称,“鉴于目前尚未发现病毒可导致持续人传人的证据”,不会建议在韩国的港口和机场采取特殊措施,或是采取旅行或贸易上的限制 这家卫生机构的发言人艾莉森·克莱门茨 - 亨特(Alison Clements-Hunt)说,在韩国发现的病毒特点与在其他地方监控到的是一致的韩国的一个病毒样本的检测结果“没有显示出在变异和病毒传播能力的变化方面有值得警惕的地方” 但她表示,该机构正在向韩国派遣一支专家团队她还说,在一些亚洲文化中有频繁到医院探望病人的传统,“考虑MERS的疫情,现在人们需要三思而后行” 一些专家谴责了韩国政府最初处理疫情信息的方式此前,被感染者所在的医院都没有得到可能爆发MERS疫情的通知 “在诊断这些患者时,医生们对MERS一无所知,”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的公共卫生教授池淳夏(Jee Sun-ha,音)说“有关部门刚检测到第一个病例的时候,他们本应该采取更积极的措施,公布患者去过的医院的名单,尽可能地将疫情限制在有限范围内” 然而直到上周日,政府才公布了确诊患者去过的全部24所医院的名单——此时距离首例患者确诊已经过去两周半的时间此后,政府在名单中又增加了五所医院 韩国政府表示,之前曾不愿意公布这些医院的名称,是因为害怕可能引起医院周围社区的恐慌在公布了名单后,一些医院报告称,门诊病人的数量大幅下降,有些门诊甚至暂时关闭 不过,“公民团结实现安全社会”组织的负责人崔佑昌(Choi Chang-woo,音)说,政府的“信息垄断”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保护大型医院的商业利益,不让人们知道这些失误他还说,这种信息垄断根植于韩国的独裁历史 “他们并没有从世越号的灾难中吸取教训,”崔佑昌说他指的是去年4月导致数百人死亡的沉船事故,这起事故也常常被归咎于政府救援措施太过糟糕“当政府的首要目标不是人民的安全时,就只能是这种结果” 韩国盖洛普(Gallup Korea)周五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MERS疫情爆发之后,总统朴槿惠的支持率上周下降了六个百分点,降至34%周一,朴槿惠誓言要展开“彻底的全国响应措施” 目前的计划包括,利用韩国先进的手机网络追踪拒绝隔离的人的手机信号,从而找到他们 “政府的行动已经晚了,现在已经是亡羊补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