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科技创新,硅谷可以向首尔学到什么?

点击量:   时间:2017-08-04 08:09:04

麦克·金(Mike Kim)像美国湾区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从小就相信硅谷打造着科技的未来金在皮德蒙特长大,那是奥克兰的一个富裕的郊区Facebook崛起时,金正在上大学他惊奇地看着科技初创公司变革着他周围的世界2006年毕业后,他在科技行业找到了工作,先后效力于Zynga、Monster.com和领英(LinkedIn) 后来,就在五个月前,他接受了屋瓦兄弟(Woowa Borthers)的工作机会这是韩国的一家公司,运营着一家食品递送初创公司,叫做Baedal Minjok工作本身非常好,而且在首尔生活的经历让他大开眼界 “在旧金山的时候,我们都把旧金山叫做世界手机之都,”他说“但是我根本想不到韩国(比旧金山)先进了三、四年”在美国,金说,公园有了无线网络人们都要额手相庆但在首尔,即便是乘地铁上下班的人都能在手机上播放流媒体电影,哪怕是在地下很深的地方“我回到美国,就好像回到了中世纪,”他说“我们还没发展到那种程度” 尽管硅谷仍是最大也是最持久的科技创新中心,不过世界上的不少城市正在急起直追:特拉维夫、柏林、班加罗尔但在某种意义上,韩国首都首尔是与硅谷最接近的对手美国投资者开始意识到这一点,风险投资也向西流动,跨过了太平洋美国一家名叫创业500(500 Startups)的早期风投公司最近将一项名为“泡菜500”(500 Kimchi)的小基金分离了出来,专门聚焦韩国去年秋天,高盛集团引领了一轮投资,投向屋瓦兄弟及其递送服务五月,谷歌公司在首尔开放了一个办公园区这是谷歌在亚洲的第一个办公园区办公地点就位于新潮的江南区——没错,就是《江南Style》里的那个江南——这一地区已经聚集了一批手机初创企业,其数量日益增长,那里还有一些科技孵化公司对他们进行指导 泡菜500的经营人蒂姆·蔡(Tim Chae)说,美国投资者已经开始把首尔当作某种水晶球,通过它可以看到,硅谷最宏大的梦想——一个无钞、无车、一切应有尽有的社会——已经实现了几乎所有的首尔居民都用智能手机,很多现在才刚刚在美国流行起来的服务,在韩国早已司空见惯 这在很大程度是由于20年来巨大的公共投资首尔已被免费的无线网络覆盖,且网速为世界最快,为美国平均网速的两倍早在1995年,政府就开展了一项十年计划来建设国家的宽带基础设施,并且通过一系列公共项目来教韩国人如何使用这些设施韩国也放宽了对服务供应商的管制,以确保消费者有多种选择,这与少数几家有线与电信巨头统治下的美国形成鲜明对比在韩国,这种良性竞争使得网络接入成本保持在较低水平 为了保持韩国的领先地位,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Science Ministry)最近宣布了一项投资15亿美元(约合93亿元人民币)的项目,对韩国的移动基础设施进行升级政府预计,到2020年,网速将是现在的1000倍——快到你可以在大约一秒钟的时间里下载一部电影长片在同样的时间段里,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的希望是给大部分家庭装上速度至少为每秒100MB的宽带网络,这个速度大致是韩国的目标的六十分之一 韩国在一些方面可能非常新潮,但从设计的角度来看,韩国很多最受欢迎的网络服务看起来颇为过时,像是回到了上世纪90年代大部分移动应用和网页上塞满了杂乱的信息框、堆砌的标题和闪烁着出现的一行行文字 这一点无疑可以在韩国93%的智能手机都安装了的即时通讯应用KakaoTalk上看到KakaoTalk是韩国早期的网络先驱金凡秀(Beom-su Kim)于2010年开发出来的金凡秀创建了一个用户众多的在线游戏门户Hangame他试图将该门户推向美国,不过失败了,当时恰逢第一代iPhone问世金凡秀买了几部iPhone,并开始为它们开发应用这比iPhone登陆韩国早了足足两年KakaoTalk就是他的首批作品之一  这款应用很快在韩国用户中得到普及,被当成了短信的免费替代品它的成功部分是因为,KakaoTalk的作用有点像在智能手机内自成一体的互联网:用户任何时候都不用关闭这款应用便可以查看新闻、联系朋友、点餐和玩游戏在美国人看来,它的设计不可理喻,让人觉得像是走进了一座能把人逼疯的游乐宫页面通体闪烁着霓虹灯,还有瞪着眼的卡通动物 在首尔地铁五号线上使用移动设备的通勤族 David Guttenfelder/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相比之下,美国的移动应用设计有一种极简崇拜硅谷在这方面自视品味卓绝,但这种审美部分一定程度上是某种缺陷导致的:美国人已经学会剔除应用中会消耗大量带宽的设计,因为这些会增加载入时间韩国设计师们由于没有类似的宽带限制,可以在应用中任意添置各种各样的信息和小部件屏幕空间也不是问题,因为韩国人喜欢大屏手机介于手机和平板电脑之间的平板手机,在美国常被当成笑料,在韩国却是热销多年 太平洋两岸宽带速度差距之大,通常让韩国软件开发者不得不删除软件的部分功能才能推向美国销售文件分享服务应用Sunshine最近刚在旧金山开设分部,其执行总裁妮可·金(Nicole Kim)说,公司的服务必须要考虑到美国较低的宽带速度“我们简化了Sunshine,因为美国的网速比韩国、香港低了不少,”她说她称她的工程师因此要重新写程序用于分享较小的文件,比如设计文件和商业文件而在亚洲,人们用Sunshine分享对宽带要求较高的文件,比如音乐和视频 即使韩国公司不面临技术难题,设计方面的鸿沟也会为吸引美国客户增加困难2014年金东阳(Doyon Kim)负责将韩国移动讯息应用Band打入硅谷Band支持朋友聊天、计划出行、分享视频、分摊账单,甚至还可以发起非正式投票讨论就餐地点金东阳说,正是Band的多功能性使用户感到困惑,他们不习惯在一个应用里处理这么多事务 “作为刚刚登陆美国的产品,产品本身在市场上必须有一个瞩目的卖点,”他说“Band有太多特色功能,人们用它时无法完全掌握这个产品”这个应用淹没在了比如GroupMe、Venmo、Tilt、Dropbox这样比较成功的产品中,而Band所提供的服务正是这些专注于某一项功能的产品的集合Band在韩国吸引了3000万用户,但在美国“几乎没多大动静” 硅谷对单一功能应用的执着,最荒诞的例证是去年夏天风靡的应用软件Yo这个软件只允许用户发一种信息——“Yo”,这种傻乎乎的可爱,让它一夜间引起巨大轰动虽然它的实用价值,委婉地说,极度有限,但却很快吸引到150万美元投资,身价据估计更是这个数字的十倍它也催生了其他一系列超级简单的应用,其中包括分享用户所在地点的“Lo”和自动通知朋友你会比约定时间迟到一点的“1minLate”Yo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揭示了硅谷的理念:嘴上说着“改变世界”,但实际上新奇往往胜过实用 单一功能应用浪潮中,还出现了“Ubers for X”类应用,这类应用和提供汽车服务的Uber一样,用户只需按一下按钮,就能获得它们提供的实地服务一个名叫Product Hunt的网站罗列出了数十种这类应用服务,总体来看令人耳目一新,其中包括Shortcut(提供理发服务的Uber),Minibar(提供酒水的Uber),Doughbies On-demand (提供新鲜巧克力碎饼干的Uber), JetMe (提供私人飞机的Uber),Eaze(提供大麻的Uber),等等这些应用都没有彻底改变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可能是因为所有这些服务的理想客户——富有,喜欢零食和大麻——都已经在硅谷工作了 在韩国,为广大用户提供便利的应用有更好的市场机遇全球风投公司古德沃特资本(Goodwater Capital)在韩国进行了大量投资,其创始人埃里克·金(Eric Kim)表示,韩国人口密度高且相对同质,因此韩国是检验新移动服务的理想之地韩国大约有5000万人口,其中五分之一居住在首尔一些在美国会受制于物流部署困难的服务,在韩国的首都可以轻松实现规模化 埃里克·金还以Coupang公司为例,这家刚刚崛起的电子商务公司提供当日送货服务,有时还提供一小时内送货的服务,送货物品诸如生鲜食品和纸尿片(埃里克是该公司董事)韩国的送货文化根深蒂固,这对Coupang十分有利,人们习惯了约快递员在家附近的地铁站签收他们的干洗衣物,有时还有晚餐相较之下,大多数的美国还不适应在亚马逊(Amazon)购买图书和礼物以外的东西 在加利福尼亚的巨头面前,韩国那些最大的初创公司仍旧是相形见绌但是硅谷热衷于学习韩国公司的经营方式,虽然其中的很多经营方式创造了可观的利润——许多声名显赫的初创公司尚做不到这一点 如何让美国人真的在手机上付费,这是硅谷需要向韩国学习的一件事韩国人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在手机上进行重要的日常交易,例如用智能手机支付账单和购物韩国人还喜欢购买虚拟商品,这为数码互动增添了生气比如说,价格在1至2美元的虚拟表情包,可以贴在网上和移动聊天室连我(Line)和Kakao Talk位居韩国最大的移动聊天应用之列,收入在数亿美元的级别,其中只有一部分来自于广告其余的来自数字贴纸以及音乐和游戏的销售 硅谷可能还要学会如何迎合更多国家的顾客需求大部分的韩国公司在创立之初便具备了国际头脑,很清楚自己存在的局限性:韩国的市场非常的小,因此创业者们不得不考虑如何适应海外的商业环境 然而,如果没有一个更廉价、更优质的移动网络,即便是美国创业者推出的最佳产品也会跟不上时代或许硅谷的创新人士应该向韩国学习的最重要的经验之一便是,如何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带去剧烈的变化,他们需要说服自己的国家进行基础设施投资,